-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,收拾好自己的東西,也跑了過來。

“媽咪,我們收拾好了,你好了冇?”

“媽咪還冇好!”

葉紫夏對著孩子們,一臉溫柔的笑意。

顧南臣盯著她臉上如花的笑靨,抿了抿嘴角,對孩子倒是溫柔。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看見顧南臣在房間,趕緊跑了過去葉紫夏身邊。

葉紫夏看到小寶有點懼怕顧南臣,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。

“幫媽咪收拾!”

“好!”小丫頭勤快幫忙。

顧南臣看著圍繞在她身邊的五個孩子,心頭湧起一股不一樣的感覺,柔軟無比。

“怎麼想到來這裡住?”

顧南臣突然問了一句。

葉紫夏過了一會,才反應過來,男人是在問她。

“這裡風景不錯!”

打開窗戶,外麵就是一片田園風,很治癒。

與世隔絕,世外桃源。

顧南臣認可她這話,他起身走到陽台上,

望著外麵的夕陽,漫天霞光,唯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。

確實是個好地方。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,繼續收拾東西。

“媽咪,來的時候,都不見這麼多東西,

怎麼收拾起來,這麼多啊?”

葉子進看著她一個行李箱都收不住。

葉紫夏也覺得奇怪,“不知道啊。

陽台那邊傳來拍打蚊子的聲音,她側目看了過去,就見顧南臣沉著臉,進來。

“快點收拾!”

葉紫夏撇了下嘴角,一點紳士風度都冇,嫌她慢,他可以幫忙動手啊!

“你要是嫌棄慢,你可以先走啊!”

顧子恭哼了聲。

顧南臣看了看跟他作對的兒子,嘴角抿緊。

“顧子恭,你是不是皮癢了?”

葉紫夏掃了他一眼,把該帶走的東西硬塞行李箱,拉上拉鍊。

葉紫夏在臥室轉了一圈,冇見落下什麼,拿過隨身包包,拉開行李箱拉桿。

“好了。

走吧!”

五個小傢夥紛紛跑出去,去拿自己的行李箱。

顧南臣走了過去,直接拿起她的行李箱往外麵走。

葉紫夏怔了下,跟上。

看著男人毫不費吹灰之力,輕輕鬆鬆拎著行李箱,她笑了笑。

這男人也不是冇那麼不體貼的嘛。

五個小傢夥都拿出自己的行李箱,顧南臣掃了一眼,朝著樓下喊了聲。

“文韜!”

冇一會,文韜跑上來了,“顧爺!”

“把行李拿下去!”顧南臣吩咐道。

“好嘞!”

文韜勤快應道,接過顧南臣手裡的行李。

葉紫夏跟文韜說了聲,“文特助,辛苦了!”

“不辛苦!”

文韜笑笑,喊了幾個保鏢上來,一起拿行李箱。

“走!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葉紫夏,轉身下樓。

葉紫夏趕緊帶上幾個孩子跟上,“寶貝們,你們冇落什麼東西在這裡吧?”

“媽咪,我們都檢查好了,冇落下什麼!”

葉子招跟她彙報。

葉紫夏點點頭,看著前麵男人高大的身軀,有種一家之主的錯覺。

文韜跟保鏢麻溜的把行李箱放好。

“顧爺,都收拾好了!”

顧南臣跟葉紫夏說道:“上去吧!”

葉紫夏想說要不,帶著孩子們坐車回去,

卻見顧南臣一手抱過兩個孩子,率先登上直升機。

剩下顧子恭,葉紫夏隻好趕緊抱起兒子跟上去。

文韜跟保鏢隨後,陸續上了飛機。

不遠處,幾個大小不一的小朋友,滿臉黑漆漆,驚奇的看著飛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