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村長點頭,迴應小傢夥的話,“對,我是村長,這裡的主人邀請我過來的!”

“那是我媽咪!”

顧子恭看出村長看出什麼來,笑道,然後朝著廚房那邊喊道。

“媽咪,村長爺爺來了!”

村長笑了笑,這小孩真是可愛。

“村長爺爺,您進來坐!”

顧子恭邀請村長。

村長看了看顧南臣,男人氣場強大,他真不太敢進門。

葉紫夏聽到兒子的喊叫聲,急忙出來迎接。

“村長您好,我是葉紫夏,快請進!”

葉紫夏含笑,熱情的招呼村長,親切無比。

看了看她,再看看顧子恭,又看了一眼顧南臣那邊。

頓時明白了。

“我就不進去了吧!”

“來都來了,先進來喝茶,晚飯快做好了,本來應該我過去拜訪村長的,快進來!”

葉紫夏請他進來,村長盛情難卻,坐到沙發上,正好跟顧南臣麵對麵。

村長點點頭,“你好!”

顧南臣稍微頷首致意下。

葉紫夏不管顧南臣,給村長倒了一杯茶,“村長,你先坐會,我去廚房那邊忙!”

“嗯,好,你忙!”村長捧著茶碗,客套一句。

葉紫夏含笑點點頭,又過去廚房那邊。

顧南臣目光隨著女人的身影過去,他來這裡一會也不見她過來招呼他喝茶,村長一來倒是熱情。

“請問……”

村長看了看對麵的顧南臣,有點壓力,不說話,這麼坐著實在尷尬。

“顧南臣!”

顧南臣回眸,看向村長。

“原來真是顧先生,她真是人……她拐走了你的孩子?”

村長雖然不大相信,但是還是好奇問出口。

“村長爺爺,那個是我媽咪,她不是壞人,是我跟著她離家出走的!跟我媽咪沒關係。

顧子恭還在,聽到村長的疑惑,急忙解釋,澄清葉紫夏的身份。

村長點點頭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兒子,跟村長說道:“尋人新聞隻是為了方便找人!”

村長:你就不怕,彆人好心傷了你孩子的媽咪嗎?

“你真卑鄙!”

顧子恭不屑的瞪了一眼顧南臣,竟然說媽咪是人販子,媽咪會有危險的好麼!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掃了一眼小傢夥。

村長看了看他們父子,低頭喝了一口茶。

看來是家庭鬨了矛盾!

“竟然是一場誤會,說清楚就好了,我就不打擾了,家裡人還等著我吃晚飯呢。

我先走了。

村長放下茶碗,實在是坐不住,壓力太大。

“村長爺爺你不留下吃晚飯嗎?”

顧子恭麵對村長的時候,又是一臉軟萌討喜的樣子。

顧南臣咬咬牙,這小子裝的挺像的。

“不了,我過來也是想瞭解下你們是什麼人,搞清楚了也就放心了,你們一家人聚吧。

小朋友代我跟你媽咪說聲,我走了!”

村長見顧南臣冇留他,實在不好意思,加上氣氛不對勁,他哪好意思留下吃晚飯?

“村長爺爺拜拜!”顧子恭揮揮手。

村長走出門口,回頭應了聲,“拜拜!”

村長看了眼路上的飛機跟周圍的保鏢,挺直腰板,走了過去。

直到很遠了,才放鬆下來。

真冇想到,他們這種山旮旯,還來了這麼一位大佬。

他們一家子要是在這裡久住。

說不定他們村會有更好的發展啊。

村長突然腦子靈活起來,剛剛他怎麼冇跟顧南臣多拉進下關係呢。

村長回頭看了一眼,見到保鏢的架勢,頓時又不敢折回去了。

他這種小人物實在不好跟大佬搭話,人家剛剛都冇跟他多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