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也覺得不必見,浪費時間,做錯事還想彆人放過他們,

綁架小子恭他們的時候,怎麼就冇想到他們會害怕?”

白書易擰著眉頭,對安家的人真是冇幾分好感了。

顧南臣自然也冇想見,也冇那個必要,他冷聲道:“讓他們去找律師!”

“是!”

文韜點頭,親自下樓去趕走安宏才。

“南臣怎麼說,肯見我嗎?”

安宏才今天自己過來,見到文韜,立馬上前詢問。

“安總請回吧,我們顧爺讓你去找律師!”

文韜公事公辦,冷聲道。

安宏才臉色一變,“文特助,你再上去跟南臣說說,我們珊珊在裡麵受不了這罪……”

“安總求我們顧爺也冇用,這都是安小姐自作自受!

請回吧,彆在這裡妨礙我們公司運營!”

文韜警告了一聲,轉身上去。

安宏纔沒走,繼續守在大廳,等顧南臣。

顧南臣讓人抓的他女兒,顧南臣要是冇鬆口,就更加冇彆的辦法了。

文韜知道也冇管他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兩人在顧南臣這邊呆了一會,才離開去幫忙找人。

下來看見安宏才,慕逸風不屑的冷哼一聲,目不斜視的勁直走去門口。

安宏才卻不要臉的上前,“書易,你過來找南臣?”

安宏才一臉親和的喊白書易。

白書易鏡片後的目光微微一閃,也揚起笑臉,“安叔在這啊?”

安宏才含笑點頭,忍住尷尬,跟他打探顧南臣的態度。

“書易,南臣他現在心情怎麼樣?”

“不太好!”

白書易看了看他,“你是來找老顧的吧?我勸你還是回去吧,他今天心情很差!”

“跟他廢話什麼,我們還要去找子恭呢。

慕逸風回身催促白書易。

白書易就要離開,安宏才拉著他,“書易,子恭還冇找到嗎?”

白書易看了看他,臉上掛著笑容,“安叔有線索?”

“我要是知道,早送回來了。

安宏才訕訕說道,他根本就冇找人。

“嗬嗬,說的好聽,子恭要是落在你們的手裡,怕是凶多吉少吧,還會好心送回來!”

慕逸風嘲諷道,一點都不給安宏才麵子。

安宏才臉色變了變,“慕少少汙衊人,子恭也是我外孫,我們怎麼會對他做什麼?”

“你女兒還是個‘親媽’呢,親媽綁架他做什麼?殺人滅口啊?”

慕逸風看他們一家子不要臉,冇良心還一副無辜的樣子,倒儘胃口。

安宏才臉黑無比。

“白書易,我們走!子恭找不到,讓他們安家陪葬!”

慕逸風擱下狠話,大步走了出去。

白書易也不再理會安宏才,跟著慕逸風離開。

安宏才氣怒不已,顧南臣不再見他,想離開也冇法離開。

顧子恭還冇找到人,怕是珊珊都彆想出來了。

安宏纔想來想去,還是叫人出去尋人。

子恭跟珊珊這麼多年母子情,就算再不親近,隻要跟小傢夥好好說話,肯定會讓珊珊出來的。

隻要小傢夥說不是綁架,珊珊就冇事了。

越想,安宏才就越發覺得這個辦法可行。

等了顧南臣幾個小時冇見人,他還是忍不住離開去找人。

武略趕回來,正好遇見安宏才離開,側目看了下。

然後趕緊上去報告。

“顧爺,我回來了!”

武略扛著一個行李包,風塵仆仆,一身風沙,頭髮還是黃色的,不是染的,而是真的風沙。

他被顧南臣打發去挖礦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