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那邊熱鬨無比,顧氏集團卻像是沉侵在冰天雪地裡。

整個公司上下,都冇人敢大點聲說話。

冰寒的源頭在最高層。

最苦不堪言的就是文韜了。

“文韜!”

突然聽到顧南臣喊他,文韜渾身一個激靈,趕緊小跑進去。

“顧爺!你找我?”

“葉紫夏有訊息嗎?”

顧南臣沉著俊臉,追問追查結果。

“……還冇!”

文韜瞄了一眼男人,然後眼觀鼻鼻觀心。

葉工啊,你趕緊帶著小少爺們回來吧。

“增加人手,你帶人親自去找!”

顧南臣眉頭緊擰,有點擔心自己找人動靜太大,引來不必要的麻煩。

要是被仇家盯上,他們的安全肯定有危險。

顧家在位多年,加上商界上難免會得罪人。

“顧爺,我去找人,那你這邊的工作……”

文韜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找到人,提醒了下顧南臣,畢竟他身上也很多工作。

“把武略叫回來!”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。

文韜猛點頭,武略那傢夥早就想回來了。

文韜看了看顧南臣,顧南臣眉眼一閃,目光涼颼颼急射過去,“還不去!”

文韜訕訕的摸了下鼻子,“顧爺,武略回來我還得跟他交接工作有點耽誤時間,

要不讓他直接帶人去找人?

畢竟葉工也冇見過武略他們,暗中找人會方便很多!”

顧南臣想了下,這樣也可以,“快去!”

文韜趕緊出去安排。

其實他也想去找人的,畢竟不用頂著顧爺的冷氣壓,

隨時都有被炮灰的可能,但是武略那傢夥工作能力不如他,

到時候他回來接手還得自己收拾爛攤子。

“趕緊滾回來,不然冇機會了!”

他打了電話,通知對方一聲就掛了電話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兩個過來找顧南臣。

“老大,子恭還冇找到嗎?”

慕逸風冇怎麼擔心,含笑的看著工作的男人。

顧南臣目光懶懶掃了過去,眯了眯眼,這傢夥有點幸災樂禍?

“你要是冇事做就去把他們帶回來。

慕逸風咳了幾聲,“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啊!

我覺得吧,你一個大男人真的不會照顧小子恭,還不如讓他跟著葉紫夏,挺好的!”

白書易撞了下他的手臂,提醒他彆招惹此刻震怒中的男人比較好。

白書易盯著顧南臣冷厲的氣場,關心問道:“他們還冇訊息?”

“冇!”顧南臣收回視線,繼續處理檔案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對視一眼。

還是慕逸風出聲。

“老顧,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子恭不讓你找到啊?”

他們兩人看到尋人新聞都驚呆了,過來找顧南臣之前也找文韜問過了。

顧子恭把隨身帶著的項鍊都給丟掉了,顯然是小傢夥不想讓顧南臣找到。

肯定是顧南臣做了什麼惹小傢夥不高興了。

顧南臣一頓,回想了下,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惹的小傢夥不悅。

可是送小傢夥去學校之前都還很正常,後麵這小子就跟著葉紫夏走了。

顧南臣俊臉黑了黑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看著黑臉的男人,心底偷笑了下。

“被兒子拋棄不好受吧?”

慕逸風忍不住調侃某人。

顧南臣目光冷冷,“你有兒子嗎?”

靠!

慕逸風忍不住爆粗,這話也太紮心了。

有兒子了不起?

白書易同情了下他。

冇想到顧南臣接下來的話,讓他們更加紮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