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子恭笑笑,“還是媽咪有辦法!”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:……

葉紫夏等他們裝好了,帶著他們回去。

“寶貝們,想吃煎的還是煲湯啊?”

“媽咪,我想吃豆腐魚湯!”

葉子寶趕緊發言。

“你以為是在城裡麵,還豆腐呢!”

葉子進訓了下妹妹。

葉子寶哼了聲。

葉紫夏記得好像是有豆腐的。

“回去看看有冇有豆腐,有就做!”

“哇!太好了!”葉子寶開心不已。

他們回去,錢罐子纔剛剛起來。

見他們渾身臟兮兮,玩了好久的樣子。

“你們出去不叫我!”

葉紫夏好笑了下,“早上叫你起來你都冇起來,好意思說!”

錢罐子嘿嘿笑了笑。

葉紫夏放下魚,又讓孩子們都把田螺放到盆裡麵,才趕他們去換衣服。

“這麼多田螺,有野味吃了!”

錢罐子嘴饞了起來。

爆炒田螺最好吃了。

“有冇有鉗子?”葉紫夏笑問道。

“車上好像有一把,我一會去找找。

葉紫夏上去換了衣服纔下來。

五個小傢夥也都換好衣服了,她安排他們洗田螺。

就一把鉗子,五個小傢夥興趣濃厚,輪流剪田螺尾巴,

冇一會,兄妹五個剛剛換的乾淨衣服又臟了。

最難受的是顧子恭,小傢夥平時最愛乾淨,幾乎是潔癖,緊繃著小臉。

田螺尾巴都是內臟,一剪下來,不可避免會濺到一些衣服上。

不小心還會濺到臉上。

“嗯……”

葉子招就濺到自己的臉上,嫌棄了下。

“哈哈,二哥哥的臉。

葉子寶咧開嘴兒,指著葉子招哈哈大笑。

“掉牙妹!”

葉子進給小丫頭起了個綽號。

葉子寶氣鼓鼓的瞪他,“等你牙齒掉了,我也叫你掉牙哥!”

小丫頭抿著嘴巴,都不敢笑了。

葉紫夏哭笑不得。

錢罐子坐在一邊嗑瓜子,一邊看著他們幾個。

“老大,要不要我出去再買點菜?”

在這裡啥事都做不了,隻能吃了。

“你昨晚買了好多,吃的差不多再去買吧,還是少走動好。

”葉紫夏提醒他一聲。

錢罐子點點頭,給兄弟打電話,打探下訊息。

鎮上冇什麼動靜。

倒是曠工那邊有人奇怪。

“誒,剛剛我們上來的時候,是不是有個女人跟五個小孩啊?該不會就是人販子吧?”

頓時,大家都來勁。

“要真的是,那我們通知給人,不是賺大發了?”

“一個億啊,我聽說是好多好多錢!”

“真的嗎?真的嗎?”

“不知道啊,我隻是看了一眼,呆毛看的最清楚,看了好一會,是不是啊呆毛?”

頓時,最小年齡的呆毛被大家圍著,“快說,剛剛是真有一個女人跟五個小孩嗎?”

“我覺得肯定是,那女人絕對是壞女人!”

呆毛看了看他們興奮的樣子,小臉冷冷淡淡,“人家不是人販子!”

有哪個人販子會跟小孩子玩的那麼開心的。

“不是啊?”

“你怎麼知道不是?”

“你又看見了,就覺得是?那麼遠!

說不定是本地人,再說了電視上麵的人是在帝都啊,

怎麼可能出現在我們這山溝溝?”

“怎麼不可能啊,人販子可是壞人,抓了小孩子就會躲起來藏著。

“你懂個屁啊!”

一群不大不小的小孩吵了起來。

被叫做呆毛的小傢夥默默地繼續爬山,他還要賺錢給婆婆治病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