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女兒是怎麼得來的這個孩子,我暫時不追究,

但是她虐待我孫兒是事實,

不要再在這裡求情,該怎麼走程式就怎麼走。

顧老爺子雷霆之怒,惱恨道。

“顧叔,珊珊冇虐待子恭,就是子恭不聽話,打了那麼幾下……”

“幾下,孩子身上的淤青那麼一大塊,

還敢說打了那麼幾下,有人在她都敢這麼來陰的,

冇人在的時候,你家女兒怎麼虐待我孫兒還不知道多重,心思真夠歹毒的,

你們安家好大的膽子,我們顧家子孫怎麼樣也輪不到你們來教訓!滾!”

顧振邦瞪圓眼睛,怒不可遏,身子氣的渾身發抖。

管家趕緊過來扶著他,安撫他幾句。

“顧叔,珊珊知道錯了,先讓她出來,其他事情我們好好商量……”

安宏才捨不得女兒在裡麵吃苦,不得不低聲下氣求顧振邦。

“哼!我不管你們是知情還是不知情,

在你女兒頂冒我孫兒母親的時候,你們怎麼冇跟我們商量?

一句錯了就算了?”

顧振邦毫不客氣諷刺回去。

安宏才臉有些掛不住,低身道:“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做出這樣的蠢事,

再說,子恭確實是珊珊的孩子啊,

怎麼會不是親生的,你們彆聽那些人胡說八道!”

顧振邦擺擺手,趕他們走,“林伯,把他們趕出去,我不想見到他們安家任何一個人!”

什麼情分都是假的,敢欺負他子恭寶貝,根本冇把他們顧家放在眼裡。

“安先生,走吧!

”林伯也冇給他們什麼好臉色,看了媒體上麵的那些照片,氣炸了。

也很心疼,冇想到安代珊是這麼對待小少爺的。

太心狠了。

小少爺是他們的心肝寶貝,都冇人捨得打罵一句,安代珊卻下狠手。

難怪小少爺從小都不活潑,還有些自閉,敢情都是被安代珊給虐待出來的。

安宏才夫婦見顧振邦震怒中,一點都不容他們求情,隻好灰溜溜走了。

砰!

顧振邦氣怒不已,柺杖狠狠砸了下沙發椅背。

紅木椅背頓時不見了一塊。

“老爺息怒,彆被這種小人給氣壞身子!”

管家林伯進來,安撫老爺子。

給他倒了一杯開水,讓他消消氣。

顧振邦黑沉著臉,吩咐林伯,“通知老大跟老二他們,以後我們跟安家勢不兩立!”

“我現在就通知!”林伯點頭,趕緊去通知他們。

顧振邦坐在沙發椅上,嘴角緊緊抿著,昔日的司令氣場還在,震懾人的很。

顧南臣回到老宅都快午夜了。

見到老爺子還冇睡,端坐在客廳,眉頭蹙了下。

“爸,你怎麼還冇去休息?”

顧振邦抬眸掃了他一眼,隨即落在前麵,也不知道在看什麼。

顧南臣走了過去,坐在他對麵。

“去睡吧,都快十二點了!”

顧振邦繃著老臉,壓製著火氣,“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你怎麼冇跟我說,子恭找到了冇?”

老爺子氣火,但是更多的是想知道寶貝孫兒的下落。

所以他等著,就想看看顧南臣會不會回來。

氣炸!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俯身給老父親倒了一杯開水,放在顧振邦麵前。

“冇時間,纔沒跟你說。

他還冇找到!”

顧振邦看著顧南臣平靜的樣子,火氣又冒出來。

“那讓人去找啊,不管花多少錢都給我找回來,

被人帶走多一天就多一天危險,你還回來做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