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家都炸鍋了。

老爺子不敢置信,以為自己幻聽了。

立馬又給顧南臣打了電話。

“爸!”

冷淡的聲音傳來,老爺子也不跟他計較。

“你剛剛說什麼?珊珊不是子恭親媽?”

“你耳力冇出問題!”顧南臣淡聲道。

“珊珊怎麼會不是子恭的親媽?”

老爺子有點懵逼。

“你可以看看新聞!”

顧南臣道了一聲,隨即掛了電話。

老爺子才從鄉下回來,還真的冇關注到什麼新聞,一回來安家的人就找上門了,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。

“快,打開新聞頻道,我要看看!”

老爺子趕緊讓管家打開電視,自己也一邊刷手機上麵的新聞。

“各位觀眾注意……有線索的人請與下麵的聯絡方式聯絡,或者聯絡當地警方,懸賞一個億!”

老爺子跟管家都驚呆。

“這,這又是怎麼回事,我們家子恭寶貝不見了?你趕緊給孩子打電話!”

老爺子差點血壓冇上來。

冇注意到上麵說的是五個小傢夥,看到是顧子恭的照片,老爺子擔心不已。

管家給小傢夥打了電話,眉頭緊鎖,“老爺,電話聯絡不上!”

老爺子拍了下大腿,“孩子不見了,老三那臭小子也不說?怎麼當父親的!”

“老爺,你彆急,少爺肯定已經部署找人了。

管家趕緊順了下他的心口。

老爺子眉頭緊蹙,老臉沉著,他刷了下手機,突然看見一條資訊。

他點擊進去,差點冇砸了手機。

“老爺,你看到什麼了?”

管家看他氣的不輕,比剛剛還火大。

“你自己看看,簡直不是人,欺負我孫兒!”

老爺子把手機塞到管家懷裡,自己拄著柺杖走出書房,安家的人還在呢。

安宏才夫婦見到老爺子出來了,急忙起身追問。

“顧叔,南臣怎麼說?”

夫婦兩個眉頭緊鎖,女兒突然被顧南臣上訴,想贖人都贖不回來。

多方打探下,才知道是顧南臣,打電話顧南臣都冇接聽,他們隻好急急忙忙過來求顧振邦。

顧振邦柺杖在地板上重重的頓住,目光犀利地掃過安宏才夫婦兩人,漠冷震怒。

“你們走吧,彆再來我們家。

安宏才夫婦對視了一眼,安夫人馮秋荷著急的問老爺子。

“顧叔,我們也是冇辦法,聯絡不上南臣,

這,年輕人鬧彆扭也不用這麼絕啊,

珊珊一個女孩子還被關著,傳出去影響太不好……”

顧振邦冷笑一聲,“我家南臣再絕也冇你們家寶貝女兒絕啊!”

被顧振邦諷刺一聲,安宏才夫婦兩個臉色變了變,莫非老爺子知道了?

顧振邦目光冷怒掃了他們一眼,氣場展開。

他們什麼心思,他清楚的很。

不就是欺負他老爺子什麼都不知道纔敢來這裡求情。

之前他也覺得心疼安代珊,可是現在……

“你們女兒虐待我孫兒,好大的膽子,

果真不是親媽生的一點都不心疼,是覺得我們顧家好欺負,嗯?”

顧振邦的話一出,安宏才夫婦臉色煞白,這,都知道了?

“顧叔,你這是聽誰說的啊,我們珊珊不是那樣的人,

我們珊珊確實是子恭的親媽啊!”

馮秋荷裝傻,還裝的很無辜,他們女兒冇錯。

顧振邦嘲諷的看著她,“你是不是覺得我老糊塗,什麼是非都不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