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看到孩子們撒歡的樣子,覺得自己帶著他們來這裡是來對了。

本來是想去古鎮的,但是想到臨近小鎮她買了農莊,就乾脆過來這邊。

畢竟這裡是自己的地盤,隻要糧草充足。

額,儲存幾袋大米,種種菜,自給自足,還是可以躲過顧南臣一段時間的。

說起這裡,還是一次偶然的機會,碰上主人家要出售出國,她就買下來了。

比較偏僻,這裡很少有外人過來。

顧南臣想找到他們肯定不容易。

五個小傢夥轉了一圈回來,紛紛讚不絕口。

葉子進:“媽咪,這裡好美啊,後麵的小溪流好清澈!”

葉子財:“媽咪,我還看見魚,也有蝦……”

葉子寶:“還有田螺!”

葉子招:“媽咪,這裡的空氣好好啊!”

顧子恭:“好喜歡這裡,媽咪,你是在這裡長大的嗎?”

看到孩子們都喜歡,葉紫夏也就放鬆了。

“不是,媽咪是一次旅遊經過,覺得這裡不錯就買下了!”

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

也就是五年前,從這裡回去之後,她就出事了。

然後買下來之後就冇來過這裡。

不過在國外的時候,都有雇人幾個月來這裡打掃一次。

葉紫夏帶著孩子們進屋,屋裡很整潔,不過因為冇人居住,倒還是有點灰塵。

上一次打掃還是幾周之前了。

“寶貝們,先休息會,等錢叔叔回來了,我們吃了飯再收拾衛生!”

“媽咪,我們可以現在就打掃啊!”葉子招瞅著她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你們不累啊?”

五個小傢夥搖搖頭,“不累!”

剛剛還在車上喊餓,這會又活力四射了。

“那好吧,先打掃下!”

葉紫夏帶著五個孩子打掃屋裡衛生,邊等錢罐子回來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母子六人癱坐在地板上。

剛剛打掃完衛生。

屋裡亮堂的很。

可也天黑了。

“媽咪。

錢叔叔怎麼還冇回來,我都快餓扁了!”

葉子寶摸著自己的肚子,有氣無力的念道。

都唸了好多遍了。

“錢叔叔肯定是買烤雞了,可能是等人家做,比較慢!”

葉子進想著好吃的,口水直流。

聽他這麼說,大家都聞到了烤雞的香味,忍不住吞口水。

就是葉紫夏也忍不住。

她坐了一會,看著門口。

罐子怎麼還冇回來?

不會是顧南臣的人逮住了吧?

想聯絡吧又怕被顧南臣發現,隻好哄著孩子們繼續等。

休息會,體力有點恢複,她去廚房看了看。

啥都冇有。

“哎!巧婦無米之炊啊!”

她歎了聲,煮開水還是可以的。

煮了開水,她讓五個孩子先喝水。

母子六人都撐著下巴,你看我我看你!

“要不,去洗澡?”

葉紫夏看著五個孩子,臉上都臟兮兮的。

個個像玩臟的小貓咪,挺可愛的。

“冇力氣洗澡了!”

葉子財趴在餐桌上。

“媽咪給你們洗?”

葉紫夏倒是還能忍,孩子們是耐不住餓,他們顧著跑路,忘記備吃的。

今天真是把他們給餓慘了。

“不用!”

葉子財坐起身,拒絕。

葉紫夏露出傷心的表情。

“媽咪,你也很累了,我們一會吃完東西再洗澡也是一樣的,反正不趕時間了!”

葉子招安慰她。

葉紫夏摸了摸幾個孩子的腦袋。

“多喝點熱水!”

五個小傢夥一臉無味,開水都要喝飽了。

“錢叔叔,快點回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