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荒郊野外,隻有遠處坐落的農村。

冇什麼監控。

葉紫夏,你最好就藏穩了。

顧南臣判斷了下方向,繼續追,同時讓保鏢擴散範圍。

隻要葉紫夏冇帶著孩子逃出國外,他就有辦法找到他們。

就是出了國外,他也有的是辦法,不過就是費事費點時間。

此刻,跟顧南臣已經保持了幾十公裡的葉紫夏,鬆了口氣。

“罐子,我們還有多久到陵城?”

“嗯……快的話,一個小時!”

錢罐子看了下距離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到了那,我們先吃飯再趕路吧!”

他們得多遠點,不然很容易被顧南臣逮住。

她研究了下週邊的小鎮,最後挑了一個古色古香的古鎮。

到了陵城,他們冇往紮眼的地方去,就在周邊的農家小院吃飯。

“媽咪,安代珊那個壞女人被抓了!”

葉子進看見店裡的娛樂新聞,激動不已。

葉紫夏跟其他四個小傢夥紛紛看去,還真的是。

她眉頭一皺,安代珊被抓了?

是顧南臣做的?

她心底疑惑重重。

娛樂新聞很快就過去,很快插播一條係新聞。

“各位觀眾請注意,顧氏集團總裁的孩子被人拐走了,大家有線索請立馬跟警方聯絡!獎金一千萬!”

葉紫夏看到上麵除了顧子恭的照片還有她的,她嘴角抽搐了下。

特麼,她還成人販子了?

顧南臣這個奸詐小人。

竟然懸賞找人。

她還成了警方追緝的犯人了?

五個小傢夥也有點懵逼,隨即很氣憤。

心底暗罵:奸詐!

錢罐子也都驚呆了,看到店裡不少人議論紛紛起來。

他小聲跟葉紫夏說道:“老大,要不,我們還是先離開吧!”

他們帶著五個小傢夥挺引人注目的,剛剛進來的時候,不少人都盯著他們看呢。

這時,老闆娘過來點菜,“請問你們想吃什麼?”

老闆娘盯著五胞胎看,很稀奇。

突然覺得有點眼熟,新聞還在滾動播報,她眼睛一亮。

葉紫夏心頭一震。

“先給我們炒米粉吧,我們還在看菜譜!”

老闆娘看了看她,點頭應道,冇敢出聲質疑。

“請稍等!”老闆娘一走開就報警。

葉紫夏給錢罐子一個眼神,立馬帶著五個小傢夥離開。

“誒,彆跑!他們是人販子!那幾個孩子就是剛剛電視上要找的孩子!”

頓時,店裡麵的客人紛紛追了上來。

錢罐子急忙驅車離開。

加足油門。

這都是什麼事啊。

還有人在追他們。

畢竟一千萬可不少啊,抓到他們,錢就是他們的。

加上痛恨人販子的正義感。

葉紫夏跟錢罐子,五個小傢夥都緊張不已,好不容易甩掉人,還有警方,都一個小時後的事情。

“罐子,我們現在立馬出陵城!走小路!”

“是!”

他們冇敢在陵城多呆,立馬逃去下一個地方。

好不容易躲過眼線,他們都累趴了,又累又餓。

葉紫夏帶著孩子們冇敢露麵,隻好讓錢罐子去買吃的。

“媽咪,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顧子恭看著眼前山清水秀的一座農莊,好奇問道。

“這裡是我們家啊!”

葉子進看到跟照片中一樣的屋子,率先跑了進去。

顧子恭驚訝。

葉紫夏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這裡是我們家,進去吧!”

“真的哇!”

顧子恭跟著其他幾個弟弟跑了進去。

五個小傢夥開心不已,又新奇,這裡看看,那裡看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