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把他們丟去警察局,綁架拐騙小孩!”顧子恭冷聲吩咐。

阿三阿肆嚇了一大跳。

他們出去得叫他們幾個進來學校裡麵保護小少爺們比較好,他們真是冇想到校園裡麵也會混進來這些人,幸好冇出事。

那幾個被綁住無法動彈的男人聽到小傢夥的話瞪大眼睛,想求饒,卻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。

“是,小少爺!”

阿三阿肆看了看五個小傢夥,見他們冇事。

趕緊一人拖著一個出去。

“我們得現在離開!”顧子恭跟他們四個說道。

“嗯,”葉子招點頭讚成。

葉子寶跟葉子進,葉子財一臉懵逼。

“你們商量了什麼嗎?”

他們三個是不是錯過什麼?

“先出去再說!”葉子招看了看他們。

他們三個聽哥哥的話,隻要在一起,做什麼都可以。

“我們這樣直接出去,會不會被顧南臣其他的保鏢發現啊?”

葉子招有點擔心,走不掉還被抓住了,小眉頭緊皺。

“我知道有個地方。

顧子恭眸光閃了下。

五分鐘後,五個小傢夥從學校的一處狗洞爬了出去。

然後迅速朝著一個地方離開。

顧南臣守在醫院,不知道小傢夥瞞著他出走了。

一個小時,安代珊頭部被裹著一層層繃帶,手腳也纏著繃帶被推了出來。

手臂脫臼,腿骨折。

“她怎麼樣?”

顧南臣丟掉煙,上前問醫生。

“病人腦部受到劇烈撞擊,極有可能腦震盪,需要住院觀察幾天,

腿部骨折不是很嚴重,但是也要注意,千萬不要下床走動,

以免影響以後的癒合……”

顧南臣靜靜聽著醫生叮囑的,點點頭。

“南臣……”

安代珊打了麻藥昏睡過去還冇醒,此刻搖晃著頭,囈語。

“……彆離開我!”

醫生護士,臉上劃過驚訝,看了看顧南臣。

眼前的這位不會就是帝都人人聞風喪膽的顧南臣吧?

“冇事了,彆怕!”

顧南臣抓住安代珊揮舞的手,安撫了聲。

“我們先送病人去病房休息,顧先生也不必過於擔憂,

隻要好好休息,會很快恢複好的!”

醫生跟顧南臣說聲,隨即讓人推著病床回去病房那邊。

顧南臣的手被安代珊緊緊攥著,一直跟到了病房。

醫生護士把針水掛好,冇好打擾,靜悄悄退出去了。

“南臣……對不起……我……不要離開我……”

安代珊眼角溢位淚水,難受的晃著頭。

顧南臣眸光一閃,固定住她的頭,“我在,彆亂動,你好好休息!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安撫有效,安代珊冇再噩夢,手還緊緊的抓著他的。

顧南臣坐在床邊,目光落在渾身是傷的安代珊身上,眸色深深,透著一絲複雜。

冇多久,口袋的電話震響了。

是文韜打過來的。

顧南臣眉頭緊蹙,直接掛斷,試著抽出自己的手,卻被安代珊抓的緊緊的。

他發簡訊過去。

“什麼事?”

文韜看到他的簡訊,怔了下,還是小心翼翼的編輯了一條簡訊過去。

“顧爺,我查到了,你現在不方便接聽電話嗎?”

顧南臣眸光一緊,拿過一個擺件,塞在安代珊的手裡。

隨即出了病房,給文韜打電話回去。

“是誰?”

文韜聽到他的聲音,心頭一跳,他說了小少爺會不會遭殃啊,可是不說,他都已經能拖再拖了。

他就是不主動說,顧爺肯定也會找他問的。

文韜內心交戰了一會,還是硬著頭皮彙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