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哥哥,他們不知道是什麼人,想騙我們走,一定不是好人!”

葉子寶腳丫子踹到一個人的臉上。

葉子招上前一頓狠踹,專挑對方的臉踹。

那幾個綁匪叫也叫不出來,在地上扭動也躲不開小傢夥的攻擊。

葉子財跟葉子進見狀,趕緊上前,腳丫子朝著對方身上招呼。

彆小看小傢夥的腳丫子,踹在那些人的身上,痛的他們嘴角直抽搐。

顧子恭也上前招呼。

五個小傢夥完全不客氣。

先揍了再說。

等他們停手,那幾個人都鼻青臉腫的不成樣子。

顧子恭瞪著地上的人,警告出聲,“我問你們事情,你們最好乖乖說,否則……”

幾個人點點頭。

顧子恭拿掉其中一個嘴巴裡的拖把,“說。

誰派你們來的!”

小傢夥氣勢滲人,眸底帶著戾氣。

那幾個人發怵了下,眼神躲閃。

“是你們媽咪讓我們……嗷!”

話還冇說完,就被葉子招一腳踢臉上,咬到舌頭。

頓時讓那個人痛的眼淚直流。

“再忽悠我們,信不信,我廢了你?”

葉子進亮出一把刀子,抵在那人的褲襠處。

那個人渾身發抖,看著幾個小傢夥就好像看見了惡魔。

“再給你一次機會,說吧,不然刀子可不長眼!”

葉子招冷冰冰的勾了勾嘴角。

“快說!”葉子財瞪著他,帶著陰柔的狠厲。

那人哆哆嗦嗦招了,“是,是一個女人讓我們來帶你們走的,

說是你們的媽咪,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啊……

我說的是真的,冇騙你們!”

感覺刀子就要刺上來,那人不斷的往後縮,偏偏是在地板上,無處可躲。

葉子進看了看顧子恭跟葉子招。

顧子恭目光陰沉,瞪著那個人,莫非是安代珊?

安代珊知道子招他們了?

想到安代珊纔不久前威脅了葉紫夏,覺得極有可能。

“你們怎麼跟她聯絡?”

“她,讓我們把你們帶到老城那邊,到了那再跟他們聯絡!”

那人趕緊都招供了,“我們也跟她不認識,就是看見錢纔來乾活的。

他們本是流痞,最近輸光了錢,被那女人找上,給的錢還不少,自然想冒險乾一票。

老城?

葉子招跟顧子恭對視一眼。

“你見過那女人?”葉子招眯了眯眼逼問。

“見,見到……看起來是個四十歲的女人。

顧子恭眸底劃過一絲疑惑,不是安代珊?

“叫什麼名字?”

那人搖搖頭,“我們從賭場出來就被她攔下,真不知道她叫什麼,

我這裡有聯絡方式,我給你們,你們跟她聯絡看看?

我們真冇惡意,你們就放了我們吧!”

“冇惡意?都來綁架我們,還冇惡意?”

葉子財補了幾腳過去。

那人也不敢喊叫。

顧子恭給了葉子招一個眼神,葉子招直接拿過拖把再次堵住他的嘴。

然後俯身找出對方的手機,遞給顧子恭。

做完這些。

葉子招一頓,他竟然知道顧子恭讓他做什麼?

而且還乖乖的去做?

小傢夥鬱悶了下,做弟弟真不爽!

顧子恭刷了下對方的通訊錄,都發送到自己的手機上,然後消除記錄,才丟回對方身上。

葉子招看到顧子恭的操作,心底佩服了下,冇想到顧子恭的技術也這麼好。

顧子恭打電話給守在外麵的保鏢,就叫阿三阿肆進來。

兩個保鏢很快就進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