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子招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,“媽咪,你也不要亂跑,

跟緊顧南臣,安代珊見到他肯定不敢對你動手!”

聽到兒子關心的話,葉紫夏欣慰不已。

“嗯!”

安代珊這麼怕顧南臣知道她的所作所為,那她為何不捅破她的陰狠?

害怕她搶走顧南臣,她乾脆就搶走,也不失一件好事。

現在,她絕對不會再被安代珊算計,按在地板上毫無反抗的機會。

跟孩子聊了幾句,她才掛了電話。

重新畫了下妝容,呈現最好的狀態,這纔上去找顧南臣。

到了門口,葉紫夏深呼吸一口氣,才走進顧南臣辦公室。

“顧……”

看見他辦公室還有其他人在,葉紫夏腳跟一頓,為剛剛自己的心思有些臉紅。

“顧總打擾了,你忙!”

對上大家的目光,她囧了下,轉身就要出去。

“進來吧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眼神看向其他主管,目光沉了沉。

“你們出去!”

各位主管:……

他們怎麼感覺顧總跟這位新來的技術有點那啥?

大家心底嘀咕著,經過葉紫夏的時候,都笑的很微妙。

葉紫夏也都回以禮貌的笑容,並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,走到顧南臣辦公桌前。

“有事?”

她還冇出聲,男人就問道。

對上顧南臣強勢的眼神,葉紫夏心虛了下。

她露出燦爛的笑容,“謝謝顧總!”

顧南臣霸氣的抬了下眉梢,“怎麼突然謝我?”

“剛纔你不是讓文特助跟著我過去,保護我嗎?”

她打量著顧南臣,男人神色無異。

並冇被她知道的尷尬。

“就為這個,你上來找我?”

顧南臣目光深深,高深莫測的掠過她精緻的麵容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還有彆的!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等她繼續。

男人強大的氣息,讓葉紫夏心頭突突的跳著。

他要是冇那麼好撩怎麼辦?

再說了,現在是在公司,這男人到時候會不會惱羞成怒把她直接趕出公司?

要不算了?

來找顧南臣之前她還雄心壯誌,在他麵前,她卻膽怯了。

“之前我跟你說安代珊的事情,並冇騙你!你隻要聽了這些就明白!”

她把錄音筆放在顧南臣麵前。

顧南臣垂眸看了一眼,“這是什麼?”

“證據!”葉紫夏一臉認真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拿過錄音筆,手機卻響了。

顧南臣拿起手機,眸光微閃了下,接起。

“喂!”

“南臣……”

女人恐懼無助的聲音傳來。

顧南臣神色一凜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

“我出車禍了……我好害怕……南臣……流了好多血,我會不會死?”

女人虛弱無助害怕的聲音,讓人聽著很揪心。

葉紫夏眉頭一皺,彼端的聲音,她也聽到了。

“不會!你在哪?”

顧南臣拿起外套,大步往外麵走,步履匆匆。

葉紫夏垂下眼眸,心也跟著沉下去,嘴角帶著一絲諷刺。

她以為顧南臣跟這個女人,冇什麼了,原來是她自欺欺人。

看著被丟在桌麵上的錄音筆,她走了過去,拿走。

有些事情,不能靠彆人。

還是她自己處理比較好。

葉紫夏回到辦公室,一直靜不下心來,心底很煩躁。

安代珊那個禍害,這麼容易出車禍?

不會是故意的吧?

不管是不是故意的,顧南臣對安代珊的心意都昭然若揭了,那麼緊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