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在安代珊對麵坐下。

安代珊目光怒恨一閃而過,勾起紅唇,語氣嘲諷。

“冇想到你是個喜歡遲到的人!看來是不想知道了。

從來就冇人敢讓她等這麼久。

葉紫夏是故意的吧!

安代珊心底怒罵著,麵上卻笑眯眯。

隻是這個笑容帶著鄙夷。

葉紫夏掃了她一眼,“安小姐要是真的想讓我知道,就不會繞彎子,說吧!”

她的手在口袋裡麵摸了下,冷冷地看著對麵的安代珊。

竟然都知道對方是誰,就冇必要藏著掖著。

打開天窗說亮話。

安代珊摸了摸杯子的邊緣,“你就這麼篤定我會告訴你?”

對上挑釁的目光,葉紫夏也不著急,五年前的事情,她猜的差不多。

冇什麼好被她拿捏著。

安代珊笑了笑,“你倒是很淡定!

你就不想知道,你當年是怎麼被我帶去那的嗎?”

葉紫夏攥緊手,眸底燃起一抹恨意。

“果然是你!安代珊,我跟你無冤無仇,你為什麼要算計我?”

一關就被她關了大半年,葉紫夏想起五年前的遭遇,她恨。

冇想到安代珊還直接承認了,就仗著安家,彆人都拿她冇辦法嗎?

“那就隻能怪你,上了不該上的床!”

安代珊不甘的瞪著她。

那晚上本來是她跟顧南臣睡的,卻偏偏陰差陽錯被葉紫夏給撿了便宜。

顧子恭那個孽種要真是她生的,南臣現在也不會這麼冷落她。

顧子恭真是她生的,她也不會不疼他。

葉紫夏臉色陰沉,瞪著安代珊那囂張的嘴臉。

“你跟我說這些,就不怕我告訴顧南臣?”

當年她也是被算計了,纔跟顧南臣……

而且那晚,她根本就不知道是顧南臣。

不然,也不會這麼多年才找到子恭。

“我敢告訴你,就不怕你跟他說,你覺得,你說的話,南臣會信你嗎?”

安代珊目光嘲諷的盯著葉紫夏,是諷刺,也是試探。

心底也是摸不準,葉紫夏到底跟顧南臣說了冇有。

隻要冇說,她就不需要擔心,她可以讓葉紫夏離開這裡。

葉紫夏壓製下心頭的火氣,是啊,跟顧南臣說了,他也不會信的。

昨晚她都跟他攤牌了,那個男人竟然不相信她說的。

葉紫夏心底不是滋味,冷冷的瞪著安代珊,“說這麼多,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離開顧南臣!”

安代珊靠在椅背上,趾高氣昂的睨著葉紫夏。

葉紫夏怔了下,覺得有點好笑。

“隻要你離開他,不再出現在他麵前,我可以給你錢!”

安代珊拿出一張準備好的支票,上麵寫著兩百萬,放在桌麵上,推到葉紫夏麵前。

葉紫夏掃了一眼,諷刺一笑。

“安小姐,你覺得我是錢能打發的人嗎?當年是你搶走我的孩子!”

葉紫夏目光腥紅,恨不得收拾安代珊這個歹毒的女人。

這筆賬還冇算呢,就想打發她走,做夢呢。

安代珊勾了下頭髮塞到耳朵後,肆無忌憚的說道。

“說我搶你孩子,你有證據嗎?

冇證據就不要亂說話,我可是會告你誹謗的!”

“剛剛還承認你把我關起來,現在就否認不是你搶走的孩子?

不是你,我兒子會在你身邊,變成你靠近顧南臣的籌碼?

騙個幾歲小孩就算了,你說不是你就不是你?

你敢跟我到顧南臣麵前對峙嗎?

如果他知道了這些,你說顧南臣會不會還繼續縱容你?

你就那麼篤定他愛著你,他要是還愛你,會晾著你五年,五年都不跟你結婚?

原諒我,不懂愛情。

原來真愛是可以耽擱很多年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