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榮趙誌,你本事也就這樣了,以後我是不會找你合作了!”

安代珊氣急敗壞怒罵道,拿起包包,轉身就要出去。

榮趙誌眸底劃過一絲陰冷,“安大小姐,昨晚我已經暴露了,

我可是冒著得罪顧南臣幫你的,你不感謝我就算了,

還動手打我,是不是太過分了?

我的人損失不少!”

“那是你冇本事!”

“你有本事,怎麼還找我?”

安代珊回頭瞪著他,臉色更黑。

榮趙誌吞運吐霧,懶懶的說道:“有個好訊息,你要不要聽?”

安代珊纔不相信他有什麼好訊息。

“顧南臣昨晚去了廢棄樓那邊!”

安代珊臉色一變,“他怎麼知道那裡的?”

顧南臣發現什麼了?

安代珊頓時心虛驚慌起來。

“這個我就不清楚了。

榮趙誌目光邪氣的流連在她身上,“你再陪我一會,興許我高興就幫你調查!”

“做夢!”

安代珊抓起門口的瓷器,朝著床上的人砸去,然後打開門出去。

榮趙誌接住瓷器,抱著懷裡把玩著,臉色隱晦。

“脾氣真大,就你這樣耐不住寂寞,顧南臣還會要你?”

聲音不大,但是安代珊聽到了,臉上青黑交錯。

她真是後悔跟榮趙誌糾纏上,簡直是個人渣。

“安大小姐,顧南臣不要你,我要你,這裡隨時歡迎你!”

榮趙誌朝著外麵大喊了聲。

安代珊臉色陰沉,氣沖沖上車,立馬離開。

門口的保鏢眸底露出不屑,隨即隱藏不見。

榮爺怎麼就喜歡這種女人呢?

冇一會,榮趙誌出來了。

吩咐他們,“盯著顧南臣那邊,有訊息隨時彙報!”

“是,榮爺!”

……

顧南臣的車快到公司的時候,葉紫夏讓司機停車。

“我在這裡下車,麻煩停下!”

司機看了看後視鏡中的男人,見顧南臣冇發話,冇敢隨便停車。

“葉小姐,還冇到公司呢!”

司機提醒了下葉紫夏。

“不用,我就在這裡下!”

葉紫夏不想被人說閒話,流言蜚語還是很傷人的。

顧南臣眸光閃了閃,側頭看著她,“還冇到公司,你下去做什麼?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解釋道:“我覺得這裡下車比較好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眉眼冷了下來。

她噎了下口水,壯大膽子繼續說道。

“要是被人誤會,對顧總的形象不大好!”

“嗬!”

顧南臣諷刺一笑,“你倒是會替老闆著想,停車!”

後麵兩個字帶著明顯的不悅。

司機冇敢耽誤,趕緊靠邊停車。

“謝謝!”葉紫夏跟司機道了聲,隨即下車,看向顧南臣。

“謝謝顧總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車門自動關上,然後從她身邊疾駛開走。

葉紫夏:……

她壓下心底嘀咕,朝著公司那邊走去。

一邊給孩子打電話。

葉子招接到她的電話,趕緊接通。

葉紫夏這邊很快就傳來了小傢夥清脆的聲音。

“媽咪!”

“誒,寶貝,現在在哪啊?”

葉紫夏看了下時間,加快腳步。

“我們剛剛到學校!”

“昨晚睡的怎麼樣,早上吃了早餐冇?”

葉紫夏關心問道。

葉子招一一回到,“我們都睡的好,隻是妹妹念著你名字。

早上錢叔叔給我們買了早餐!”

“嗯,錢叔叔送你們來的學校?”

“是,也不是,錢叔叔隻帶了子進來學校,我帶子財跟妹妹後麵來的!”

葉紫夏聽到孩子的話,訝異了下,“為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