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爺,我給你盛一碗?”

管家小心翼翼的請示。

顧南臣擺擺手,“不用了!”

管家看了看他,退到一邊去。

葉紫夏覷了顧南臣一眼,冇想到卻對上他幽深不悅的眼神。

心虛了下。

“那個你真想……”

“不想!”

某爺冷哼一聲,優雅吃著西式早餐。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。

顧子恭也瞄了瞄顧南臣,他坐在靠近顧南臣這邊。

小手在餐桌底下,扯了下顧南臣的褲子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。

“爹地,我分你一點?”

顧南臣眉宇又皺了皺。

“吃東西彆說話!”

顧子恭:……

葉紫夏見他火氣不小。

想了下,起身。

“去哪?”

顧南臣一臉嚴肅,與生俱來的氣場讓人不敢輕易冒犯。

葉紫夏撇了下嘴角,“去廚房一下!”

她丟下一句,進去廚房從打包好的湯裡麵盛了一碗湯出來。

她真冇想到他也想喝,她心虛啊。

畢竟這是他的地盤。

“顧爺,喝湯!”

顧南臣看著麵前冒著濃煙的湯,眉宇之間的皺褶有點緩開。

“誰讓你自作主張?”某爺沉聲質問。

管家瞄了一眼顧南臣。

葉紫夏鬱悶,這人到底想不想喝?

可彆浪費她的湯啊,本來這個就是給孩子們煲的,他也不缺這個。

她氣的伸手想端走,“是我自作主張了,抱歉!”

還冇碰到碗,就被人打掉。

葉紫夏:……

她心底有一萬句,不知道該不該出口。

顧南臣低頭喝了一口,剛剛盛出來有點燙口。

他倒是麵色不變,湯在嘴裡滾了幾下才的吞下去。

味道確實不錯,很對他的胃口。

難怪兒子誇好喝。

葉紫夏看著喝湯的男人,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,想開口損幾句,就對上男人強勢的眼神。

“還不坐下?”

葉紫夏翻個白眼,走回自己位置那邊坐下吃早餐。

管家站在一邊,驚奇的看著這一幕。

“寶貝,嚐嚐這個!”

等顧子恭喝完湯,葉紫夏給小傢夥拿了一個荷葉包著的糯米雞。

她一打開,瞬間一股濃鬱的香味撲鼻而來。

顧南臣聞到之前聞到的香味,目光掃了過去。

看著挺好吃的樣子。

“這個是什麼?”

葉紫夏抬眸看了看他,“糯米雞,顧爺冇吃過?”

顧南臣對上她不悅的而眼神,挑了下劍眉。

“冇吃過!”

某爺承認的挺誠實的。

葉紫夏怔了下,這個也不算是太平民的早餐啊。

“那顧爺可以嘗一下!”

她主動給某爺拿了一個,免得一會這個男人又這又那。

顧南臣臉上柔和了些。

管家見狀,趕緊上前,給顧南臣打開。

誇著葉紫夏,“顧爺,葉小姐做這個味道不錯,特彆正宗。

顧南臣眉頭一緊,目光犀利掃了一眼管家,“你吃了?”

管家對上主子不悅的眼神,趕緊解釋,“還冇蒸熟的時候,我幫著嚐了下味道!”

顧南臣臉上的不悅瞬間緩和下去。

管家趕緊給他打開外麵的荷葉,把裡麵的糯米雞盛到餐盤裡麵,然後收走垃圾。

葉紫夏看了下矜貴的男人,吃個普通早餐,都像是在高級餐廳似的。

她拿了勺子,挖了一口,喂到兒子嘴邊。

顧子恭笑了笑,“媽咪,我可以自己吃!”

“好,吃了這口,你自己吃!”

葉紫夏寵溺一笑。

顧子恭嚐了一口,眼睛發亮。

這個也好好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