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動作可真快!

顧南臣冷哼一聲。

凝視著廢墟的眸底藏著一抹狠厲。

安代珊把葉紫夏綁到葉家旗下的樓盤,葉紫夏怎麼會不知道?

聽她說的,似乎並不知道這個樓盤是葉家的。

“調查清楚五年前的事情,關押著她的都有哪些人,

搶走孩子的都有哪些人,

她被什麼人丟到荒漠,查查都有誰參與了。

還有她跟葉家的關係,我都要知道!”

顧南臣聲音像是冰裂,冰寒三尺。

文韜瞄了瞄顧南臣,震驚他在乎葉紫夏的樣子。

他是不是很快就要多個總裁夫人了?

“還不快去!”顧南臣瞪了他一眼。

“是!”文韜趕緊去處理。

顧南臣望著前麵的廢墟,眯了眯鳳眸,眸底一片銳利。

顧南臣從這邊離開後直接去了公寓那邊,他並冇上去,隻是在車上,看著葉紫夏的家。

隻要他現在上去,就能看見他的其他幾個孩子。

在暗處盯著的保鏢立馬過來。

“顧爺!我們一直盯著,裡麵冇人出來!”

顧南臣目光深了深,點點頭。

“繼續盯著,看見什麼人出來,拍照給我!”

“是!”

保鏢看了看顧南臣,“顧爺,你不上去?”

“不了!注意掩藏。

顧南臣怕自己冒然上去會嚇到孩子,就打消上去的念頭。

況且,這個時候,孩子們都睡下了。

不急這點時間。

顧南臣驅車回去了禦龍灣。

家裡傭人都睡下了,很安靜。

他悄聲上了樓,勁直去了客房,卻冇看見葉紫夏。

顧南臣又轉去了孩子的臥室,隻是門反鎖著,進不去。

顧南臣瞪了一眼門鎖,才轉身回了主臥。

裡麵的葉紫夏跟顧子恭睡的香甜。

翌日。

葉紫夏早早就醒來,看見就一個孩子躺在自己懷裡,她咯噔猛然嚇了一大跳。

完全清醒後,纔想起自己是在禦龍灣這邊。

呆在她身邊的是顧子恭。

估計是五年前被搶走孩子的後遺症,經常醒過來冇看見幾個孩子,她都會嚇一跳。

葉紫夏緩和了下心神,俯身親了下孩子,才起身去洗漱。

換好衣服,她從房間出來,一轉身就看見顧南臣也從自己的臥室走出來。

顧南臣一身運動裝。

目光銳利。

葉紫夏怔了下,急忙打聲招呼,“顧總早!”

“嗯!”

顧南臣應了聲,威壓強勢。

葉紫夏心底吐槽一句,回覆一聲早不行嗎?

又不是在公司。

“我下去給子恭做點吃的!”

她跟顧南臣說了聲,轉身下樓。

顧南臣跟在她身後,目光落在她筆直的小腿上。

白皙粉嫩的腳踝,晃著他的眼神。

顧南臣眸光暗了暗。

葉紫夏感覺到身後強烈的目光,走路都不自在了。

她怎麼感覺某爺就緊跟著她。

她回頭想看看,卻一不小心踩空樓梯。

“啊!”

一隻大手抓住她揮舞的手腕,往上一拽,瞬間止住了她摔下去的可能。

葉紫夏緊貼在顧南臣的胸口,驚了一跳。

“下樓梯都東張西望。

低沉的嗓音帶著一絲責備,葉紫夏囧了囧。

“謝謝顧總!”

她抬眸看向男人,性感的喉結瞬間映入眸底。

她急忙站到一邊去。

臉頰有點滾燙。

顧南臣站在比她高一階的階梯上,本來就比她高,這下就更加方便睥睨她。

他目光深深睨著她臉紅的樣子,薄唇揚起,勾起一抹邪魅。

“在家裡,不必喊我顧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