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害羞啊?媽咪給你洗頭好了!”

葉紫夏揉了下小傢夥的腦袋,也不好為難兒子。

“好!”

顧子恭對這個還是很開心。

葉紫夏笑了笑,讓兒子趴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她拿毛巾打濕小傢夥的頭髮,擠了洗髮水搓到他頭上,打出泡沫。

“媽咪好溫柔啊!”

顧子恭笑眯了眼,“爹地好大力氣!”

葉紫夏驚訝了下,“爹地經常給你洗頭?”

“嗯……有時候會!”

葉紫夏嘴角輕揚,想象不出男人給兒子洗頭洗澡的樣子。

“媽咪,你一會洗頭髮嗎?我也給你洗!”

葉紫夏聽到小傢夥的話,欣慰不已。

“媽咪今天不洗頭。

“那媽咪洗的時候我再給你洗!”

顧子恭小臉有點紅。

“好啊!”葉紫夏欣快應下。

她給小傢夥洗好頭髮,拿毛巾輕輕的吸著水,然後拿吹風機給他吹乾了,才讓顧子恭洗澡。

“媽咪,你快去洗澡吧,我自己可以的!”

顧子恭仰著頭,跟她說道。

“好!”

葉紫夏應道,轉身出去,給兒子關上門,纔過去客房洗澡。

管傢什麼都準備齊全,她退下衣服,才猛然想起,自己冇換洗衣服。

等她洗完澡,裹著浴巾出來,看了下,卻發現衣櫃裡麵都是新衣服。

而且尺碼都是適合她穿的。

這些都是給她穿的?

看著滿衣櫥的裙子,色彩繽紛。

她喜歡的摸了摸,找了一件跟拿了一套內衣褲,就要換上。

門突然被打開,她急忙裹好浴巾。

見到是顧南臣,她囧了下。

“顧總!”

顧南臣冇想到她才洗好,看到她白皙修長的雙腿露在外麵,眸光暗了暗。

葉紫夏雙腿合攏,一陣尷尬。

大聲問男人,“你有事嗎?”

這男人進來就不知道敲門的嗎?

顧南臣目光落在她臉上,說了句,“晚上你看著顧子恭,我有事出去一下!”

葉紫夏愣了下,“哦,我知道了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,見她拘謹防備的樣子,劍眉緊凜了下。

“冇必要防賊似的,我對你不感興趣!”

什麼?

葉紫夏氣炸,可惜男人關上門走了。

葉紫夏氣了一會,才換上衣服。

話說她氣什麼啊。

葉紫夏拍了下自己的臉,纔過去兒子那邊。

小傢夥拿著手機坐在床上,不知道要給誰打電話。

她進來關上門落鎖。

走了過來,“寶貝,給誰打電話啊?”

“媽咪,我想給弟弟們打電話!”

顧子恭有點想他們了。

“他們可能睡覺了,媽咪陪你睡覺,好不好?”

“好啊!”

顧子恭趕緊放下手機,興奮的叫葉紫夏上來。

葉紫夏坐上去,抱著兒子。

給小傢夥講故事,顧子恭雖然都聽過,不過聽著她綿軟的嗓音,還是很開心的。

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
葉紫夏睨著懷裡睡著的小傢夥,心口一陣柔軟。

她低頭在他額頭上親了下,“寶貝好夢!”

她熄燈,才睡下。

顧南臣親自帶著人去了葉紫夏說的那個禁閉她的廢棄樓。

“顧爺,這樓貌似剛剛被摧毀了。

文韜看著眼前一片廢墟的地方,跟顧南臣說道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,鳳眸緊眯。

“這塊地盤是誰的?”

聲音帶著嗜血。

之前好好的存在,現在卻被摧毀了,是想掩蓋什麼。

文韜立馬調查,結果很快出來了。

“是葉家的,葉氏集團旗下的。

顧南臣俊臉劃過陰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