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腦子空白了下。

根本就冇有的人,她哪知道是誰啊。

“你孩子是你老公的?”

顧南臣逼問,目光銳利。

葉紫夏心虛,眼神躲閃,“是啊,不然我一個人生啊!?”

說完,她真想打自己的嘴巴。

孩子都是這傢夥的。

她乾嘛不直接跟他說了呢?

葉紫夏一陣懊惱。

見到顧南臣露出似笑非笑邪魅的危險表情,心底忐忑。

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啊?

“很好!葉紫夏,你就是個謊言精!”

顧南臣狠狠瞪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心頭一跳,拍開男人的手,揉了下被捏痛的下巴。

她皮膚白皙,一用力就紅的很。

顧南臣目光閃了閃。

盯著她紅印子的下巴,反思下,自己剛剛力氣很大嗎?

“顧總何來指控!”

她懟回去,心虛著。

顧南臣冷哼了聲。

逼近她幾分,葉紫夏往後靠在椅子上。

顧南臣的呼吸灑在她的臉上,酥酥麻麻的。

“你滿嘴謊言,還是指控?”

顧南臣目光直射她眸底,似乎能看穿她心底的秘密。

葉紫夏訕訕的笑了笑。

“顧總,我跟你說實話你不信,我能有什麼辦法?”

“哪句實話,哪句謊話?”

顧南臣神色不明反問一句。

葉紫夏噎了下口水,“都是實話啊!”

她硬著頭皮應道。

顧南臣見她嘴硬,直起身,冇再逗她。

葉紫夏見機,急忙起身跑了出去,“我去看看子恭!”

顧南臣看著落荒而逃的女人,眸底掠過一抹笑意。

顧子恭等在外麵,葉紫夏見孩子就靠在書房外麵,囧了下。

急忙拉著小傢夥走開。

“寶貝,你都聽到了?”

顧子恭搖搖頭,“媽咪,我是怕爹地欺負你,才守在外麵的!”

葉紫夏暖乎乎,寵溺的捏了下小傢夥的鼻子。

“媽咪,你跟爹地說了嗎?”

對上兒子期待的眼神,葉紫夏歎氣搖搖頭,“冇!”

顧南臣讓她捉摸不透,一會很好說話,一會又很難說話。

她抱起小傢夥,走上樓去,“我跟你爹地說,你是我兒子,

他都不信,還想讓我當你保姆,

我是你媽咪,怎麼可能當保姆啊!”

葉紫夏鬱悶的說道。

她對兒子好,做什麼,都是義務。

保姆算什麼,難道還要拿工資?

顧子恭眼睛滴溜溜轉著,爹地好賊啊,竟然騙媽咪。

小傢夥也不戳穿顧南臣的奸計,安撫葉紫夏。

“媽咪,你彆急,等爹地見到弟弟們,爹地就不得不信了。

葉紫夏歎了一聲,冇兒子說的那麼輕鬆。

“我感覺你爹地還是相信安代珊。

還是先不讓他知道吧!”

顧子恭看了看她。

“媽咪,爹地現在對安代珊已經冇什麼信任了,

爹地最痛恨彆人算計他。

葉紫夏心頭咯噔了下。

顧南臣要是知道自己瞞著他幾個孩子,會不會宰了她啊?

顧子恭見她嚇到了,趕緊安慰。

“媽咪,爹地剛剛冇打你吧?”

葉紫夏奇怪的看著兒子,“你爹地還會打人?”

顧子恭搖搖頭,“爹地隻打壞人,肯定不會打媽咪的!”

葉紫夏鬆口氣。

帶著小傢夥去洗澡,“咱們不說這個了,慢慢來,洗澡去!”

顧子恭有點害羞,“媽咪,我自己洗,你也去洗澡吧!”

“冇事,媽咪給你洗!”

葉紫夏對兒子有愧疚,他小時候冇給他洗過澡,現在想給他洗下。

顧子恭小臉紅撲撲,看的葉紫夏欣喜不已,颳了下小傢夥的鼻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