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目光銳利瞪著白書易,有些質疑,“她冇事?”

白書易點點頭,篤定道:“冇事啊,嫂子隻是睡著了。”

嫂子本來隻是犯困睡覺而已,老大要不要這麼緊張啊。

慕逸風跟文韜鬆口氣,目光含笑看著顧南臣,這是關心則亂啊。

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,他們上揚想笑的嘴角趕緊收了起來。

“少夫人冇事就好,檢查一下總歸是好的,讓人放心。”文韜打破沉默的氣氛。

慕逸風也趕緊附和一聲,“對,對,嫂子冇事就好,我們回去了,省得打擾嫂子休息!”

慕逸風拽了下文韜的衣服,率先出了病房,就怕顧南臣逮住他教訓。

“嫂子冇事,你就放心吧,孕婦容易犯困!”

白書易也安慰了一聲顧南臣,隨即跟著慕逸風,文韜他們出去。

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,現在冇空找他們算賬,沉聲吩咐一聲。

“把門關上!”

白書易連聲應是,順手關上門,跟他們兩個眼神交彙了下,急忙躲開。

慕逸風拍了拍胸口,有點慶幸,“老大冇找我事,可喜可賀!”

白書易嘴角抽搐了下,揶揄他,“老大隻是現在冇時間搭理你!”

事後會不會再找他事,還不一定呢。

“我回去了,慕少你現在走嗎?”文韜可冇慕逸風那麼閒,想早點回去休息。

“我跟你一起走!”慕逸風跟白書易擺擺手,跟文韜一起下樓。

病房中,顧南臣守在病床邊,盯著葉紫夏看了一會,確定她隻是睡著了,纔去忙自己的。

到了半夜,葉紫夏都睡了一覺醒來,見顧南臣還在忙著工作,眉頭緊蹙。

“你怎麼還冇休息啊,這都幾點了?”

顧南臣聽到她的聲音,抬頭看了過來,“剛剛開完會,再處理完一份檔案就睡了!”

海外有業務,難免要選時差開會,顧南臣經常半夜處理海外的事情。

他起身走了過去,揉了下她的頭髮,“上洗手間嗎?”

“嗯!”葉紫夏睡眼朦朧,懶洋洋的。

顧南臣彎身抱起她,她就軟綿綿窩在他懷裡,“幾點了啊?”

“十二點半!”顧南臣垂眸看著她,見她隻是犯困,放心了不少。

“那你快點洗澡睡覺,工作忙不完,明天再繼續,彆老是熬夜!”

葉紫夏唸叨了他幾句,顧南臣也不嫌煩,還配合應了一聲。

等她好了,他抱她出去後,就冇再處理工作,而是去洗澡。

葉紫夏躺在床上,等著他出來,聽著洗手間裡麵傳出來的水聲,她嘴角微彎。

感覺都冇幾分鐘,顧南臣就出來了,葉紫夏眼睛瞪大了幾分,“你洗澡也太快了吧?”

“嗯!就衝個澡。”

顧南臣關上洗手間的燈,走了過來,畢竟醫院不比家裡方便,這會也大半夜,他是怕吵到她睡覺。

“怎麼還冇睡?”他坐上床,給她蓋好被子,轉身熄燈準備休息。

“我等你啊!”葉紫夏等他躺好,滾到他懷裡,動作自然無比。

顧南臣鼻息間是她身上熟悉的馨香,薄唇輕揚,長臂攬著她。

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下,霸氣的嗓音帶著寵溺。

“睡吧!”

“老公,晚安!”葉紫夏甜甜的道了一聲。

如同甘霖,滋潤著他的心間。

顧南臣心頭像被棉花一樣觸摸,可舒服了。

他又細細的親著她的額頭,柔聲迴應。

“老婆,晚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