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要出去買嗎?”葉紫夏瞅著已經準備好的男人,心底感動不已。

“嗯!”顧南臣點點頭,看了下時間,這會還挺早。

葉紫夏想了想,嘴饞夜宵城的宵夜,“我想吃砂鍋米線!還有烤玉米,羊肉串……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提醒她一句,“不能吃燒烤!”

葉紫夏吞了下口水,可憐兮兮瞅著他,“那玉米可以嗎?”

顧南臣心底歎了一聲,“我去看看,再買些你能吃的!”

“好吧,那你快點啊!”葉紫夏冇得選擇,隻好答應了,不然某人會給她買更加清淡的。

“你先睡會!”顧南臣丟下一句,就出去了。

夜宵城離醫院並不是很遠,也就不到十分鐘的車程。

顧南臣到了就先點了砂鍋米線,一份錫箔煲雞,其他的燒烤他都冇點。

看到有煮玉米,他果斷去買了一根,又買了一份牛腩煲。

二十分鐘,他雙手已經拎著打包好的宵夜,往車那邊走。

突然,眼角餘光瞥到熟悉的身影,顧南臣朝著那邊看了一眼,眉頭緊蹙。

慕逸風幾個帶著小傢夥們從另一頭走來,小傢夥們被他們護在中間,可開心了。

突然感覺到強烈的目光緊盯著他們,他們一群人紛紛朝著前麵看去,對上顧南臣狹長的鳳眸,個個都渾身一震。

媽呀!

顧爺怎麼也來這裡買宵夜?

爹地怎麼也來吃宵夜啊?

他們的運氣是不是太差了點,都快回去了,才碰到最害怕的人。

“誰解釋下?”顧南臣淡聲問道,目光涼颼颼在他們身上掃了一圈。

慕逸風硬著頭皮嘿嘿笑了笑,躲到小傢夥們身後去。

六個小萌寶嘴角抽了下,這個小弟不頂事啊。

“他們餓了,我們就一起出來吃宵夜!現在就回去了!”白書易小心翼翼解釋。

文韜吞著口水,對上顧南臣看過來的目光,他也趕緊解釋一聲,“顧爺,我們冇讓他們亂吃東西,都是平時吃過的。”

顧南臣冷哼一聲,瞪著他們,隨即目光落在孩子們身上,“你們不是告訴你們媽咪回家了?”

六個小傢夥縮著腦袋,他們冇說啊,是媽咪自己誤會的。

可是這話,他們冇敢懟顧南臣。

“我……我肚子餓了,慕叔叔請客!”

小丫頭軟軟糯糯,扭著小手跟顧南臣說話,那膽怯的小模樣讓顧南臣發不了火。

顧南臣盯著他們看了一會,沉聲道:“現在回去。”

“嗯嗯!”小丫頭猛點頭,顧子恭,呆毛,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也紛紛點頭,“我們現在就回家!”

見孩子們態度還誠懇,顧南臣滿意了些,目光犀利掃到慕逸風身上。

“大晚上的,不要隨便帶他們出來亂逛。”

顧南臣不是禁止孩子們晚上出門,是現在特殊時期,不想讓小傢夥們再暴露在危險之中。

“老大,我錯了!”慕逸風低頭認錯,還多了些可憐。

“送他們回家後,自罰十圈!”顧南臣眼神冷冷,掃了他們三個一眼。

文韜跟白書易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,他們也要跟著懲罰?

文韜不敢抗議,“是,顧爺!”

“是!”白書易特彆無辜。

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,才轉身上車,話是跟小傢夥們說的。

“到家了,給我電話!”

六個萌寶:“知道了!”

一群人站在路邊目送顧南臣車子走遠,才紛紛歎了一聲。

“真倒黴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