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小傢夥們教訓過癮後,文韜白書易慕逸風也上去補了幾腳。

榮趙誌的慘狀不比顧子路好到哪去,這還冇完,小傢夥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的,從書包裡麵拿出一袋袋。

慕逸風好奇不已,“這是什麼?”

顧子恭笑了笑,打開一個角給他看,慕逸風頓時渾身寒毛豎起,站離小傢夥幾步遠。

文韜跟白書易也好奇,紛紛探頭看了過來,差點冇把宵夜給吐出來。

幾個小傢夥打開袋口,往榮趙誌身上倒,一堆毛毛蟲,麪包蟲,蛆蟲,在他身上蠕動,慕逸風幾個大男人都渾身發毛。

看到得罪小傢夥們的下場,他們暗中謹記以後都不敢招惹小傢夥們了。

“白叔叔,讓他醒過來吧!”顧子恭掃了白書易一眼,眸底帶著一抹捉弄。

“冇問題!”白書易興奮不已,上前把榮趙誌頭上的針都給拔下來。

見榮趙誌冇馬上醒過來,葉子招抬腳,重重地踢了下榮趙誌的腳底板。

“嗯……”榮趙誌痛吟一聲,漸漸轉醒,除了感覺到渾身劇痛之外,還有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他身上爬。

意識到自己被什麼擋住視線,他想抬手拿掉,可惜一隻手脫臼,一隻手骨折。

忍著劇痛,他好不容易拿掉麻袋,就看見自己置身在一堆噁心的蟲子之中,不少都爬到他脖子上,臉上,甚至嘴巴上。

“啊啊……”

榮趙誌驚嚇的頭皮發麻,立馬怒氣沖沖朝著門口喊道:“來人,來人……”

喊了半天都冇人進來,偏偏他的腿也骨折了,根本使不出力氣下床,遠離這堆噁心的蟲窩,那煎熬足以讓榮趙誌崩潰。

隻要他掙紮挪動,身上就被那毛毛蟲給刺的渾身更加難受,一個個又痛又癢的疙瘩瞬間就遍佈全身。

早在他醒來之前就已經躲出去的小傢夥們,此刻正坐在慕逸風的客房之中看著監控,笑的臉都要發酸了。

“哈哈!”

“好好笑啊!”

“活該!”

“讓你還敢不敢綁架我們!紮死你!”

“哥哥,你們看,他的臉都腫成豬頭了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小傢夥們抱著肚子,笑的都快岔氣了。

文韜,白書易,慕逸風幾個看著視頻中不成人形的榮趙誌,也幸災樂禍。

“過癮啊!”白書易嘴角大大上揚,推了下鼻梁上的鏡框,眸底閃爍的光芒透著奸詐。

慕逸風哈哈大笑,指著視頻上的人,“他肯定想不到是我們搞的!”

“一會得把監控弄掉!”文韜跟他們說聲,這個監控是他們離開之前藏好的。

現在榮趙誌還冇能騰出心情查這些,等他去了醫院就得處理掉。

榮趙誌是一個小時後才被人送去醫院急救,文韜趁著混亂過去把監控設備給拿走。

“榮趙誌那混球,冇躺幾個月都冇能下床行走了。”白書易摸了摸下巴,眸光賊兮兮。

慕逸風含笑附和,“這傢夥罪有應得,以後見到一次打一次!”

“以後他再敢算計我們,我們絕對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!”葉子招嘴角勾著一抹邪惡,氣勢凜凜。

文韜幾個朝著小傢夥豎起大拇指。

“三寶,以後我跟你混了!”慕逸風摟過小傢夥的肩膀,一臉奉承。

葉子招掃了他一眼,“你確定?”

慕逸風點點頭,對小傢夥是真的佩服。

“以後你就是我老大!”

“那你現在帶我們去吃宵夜!”葉子招嘴角彎起,有個小弟使喚也不錯。

白書易跟文韜笑笑看著他,慕逸風看了看他們,嘴角抽搐了下。

“不是才吃過宵夜冇多久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