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文韜趕到醫院的時候,顧南臣跟葉紫夏還有孩子們已經開始吃飯了。

“文韜,吃過飯了冇?冇吃跟我們一塊?”葉紫夏招呼文韜。

“我晚點再吃!”文韜看他們都開始吃了一會,冇好意思。

“有事?”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淡聲問道。

文韜尷尬笑了笑,看了三寶一眼,三寶直接忽視他認真吃飯。

其他五個小傢夥也都認真吃飯,就二寶跟六寶眼神往他身上瞄了下。

“冇事,我就是來看看少夫人!”

葉紫夏感動,招呼文韜吃飯,文韜搖搖頭拒絕,“不了少夫人,我還不餓!”

根本就冇有大餐,他是被小傢夥給騙過來的。

文韜小心翼翼觀察顧南臣的神色,肯定是顧爺要罰小傢夥們,小傢夥們才把他坑來了,顧爺冇發話,他哪敢坐下吃飯。

“你們先吃飯,我去找白少!”找了個理由,文韜出了病房。

白書易在辦公室那邊,見到文韜進來,有點意外。

他推了下眼鏡,打趣道:“怎麼過來看我了?”

白書易的眼睛賊溜溜看著文韜喪氣的樣子,還挺好奇的。

文韜歎了一聲,在一張椅子上坐下,“還以為有吃的,誰知道被坑了。”

白書易好笑了下,“被誰坑了?”

文韜看了看他,又歎了一聲,“也怪我自己,我還以為顧爺不會懲罰小少爺他們,誰知道失策,然後三寶小少爺就把我騙來這裡跟他們一起受罰了。”

白書易不知道是什麼事情,好奇追問,“老顧為什麼懲罰他們?”

文韜這纔跟他娓娓道來,聽的白書易驚奇不已,對小傢夥們都佩服的不行。

“顧子路跟榮趙誌就該教訓,大寶他們做的對,老顧竟然還懲罰他們,是不是太過分了?”

文韜附和點頭,“過分!”

這要是當著顧南臣的麵,他絕對不敢點頭。

葉紫夏那邊吃完晚飯,顧南臣就一個眼神給六個孩子,“還記得我說的話嗎?”

六個小傢夥瞅了瞅他,訕訕放下手裡的水果,不敢吃了。

“記得!”顧子恭小聲應道。

他帶著弟弟妹妹,乖乖走到牆角邊,自覺罰站。

文韜掐好時間,正在病房外麵,見到小傢夥們罰站了,趕緊進來。

“顧爺,你帶少夫人去花園逛逛吧,我負責看著他們!”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冇說什麼,轉頭問葉紫夏,“我帶你下去散散步!”

葉紫夏看了看孩子們,知道他們這罰站也不是一時半會,她看著說不定還心軟,就答應跟顧南臣下樓去了。

等他們走了,文韜趕緊站在小傢夥們旁邊,“小少爺們,小小姐,對不起啊!”

文韜求生欲很強,趕緊道歉。

六個小傢夥同時哼了一聲,冇跟他說話。

文韜瞄了下他們,也默默繼續罰站。

“你們累不累?”

站了半個小時,文韜出聲問小傢夥們。

“廢話!”葉子進懟了他一句。

“要不要我放風給你們,你們稍微休息一下?”文韜心疼他們,看著他們一個個粉雕玉琢的小臉蛋,就捨不得他們受罰。

“要是被爹地發現,我們會更慘!”顧子恭不信他了,凶了他一眼。

文韜啞口無言,顧爺要是發現他們放水,確實會。

顧子恭看了看二寶他們,“你們還可以嗎?”

“我可以!”二寶點頭,他經常乾活,站的時間可久了,這一個小時完全冇問題。

“我們也可以!”葉子招迴應道,以前他們做錯事,媽咪也會罰他們。

都站軍姿習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