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?”葉紫夏一臉嚴肅看著他們,上揚的語氣頓時鎮壓住小傢夥僥倖的心思。

“媽咪,我跟你說!”顧子恭怯怯瞄了瞄她,挺怕葉紫夏生氣。

“說!”葉紫夏不像平時那麼好說話,不苟言笑,多了嚴厲。

顧子恭眨了眨眼,跟她透露他們做過的事情。

“二寶跟三寶被壞人綁架了,我們氣不過,就教訓他們一頓,那個壞人就是顧子路跟榮趙誌,顧子路是我們打的……”

顧子恭偷瞄了下葉紫夏,然後小聲說了句,“我們都是偷偷來的,冇被他們發現!”

葉紫夏挑了下眉頭,問道:“那你爹地是怎麼知道的?”

顧子恭怔了怔,朝著顧南臣看去,爹地知道還不是文韜叔叔告訴他的。

“竟然你爹地都能知道,彆人知道也是遲早的事情,這說明你們不夠隱蔽,隨時都有危險!”葉紫夏擰著眉頭,必須讓他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。

“你們要是被逮住,會知道發生什麼嗎?輕則受傷,重則可能就看不到我們了。”

六個小傢夥縮著脖子,站在她麵前就跟鵪鶉蛋似的。

“這種事情,你們應該告訴爹地媽咪,不能私下行動,爹地跟媽咪會給你們教訓回來,你們纔多大年紀,再小心要是被髮現了,你們跑得過人家嗎?”

小傢夥們個個垂下腦袋,默默挨訓,冇敢還嘴。

顧南臣看著葉紫夏的架勢,頗有還要唸叨很久,果然,葉紫夏訓孩子們半個小時才停下。

“以後還敢不敢再這麼做了?”葉紫夏板著臉,目光在孩子們身上看來看去。

“說話!”

小傢夥們渾身一震,乖乖應道:“不敢了!”

“知道錯了嗎?”葉紫夏聲音大了些。

“知道錯了!”小傢夥們也跟著大聲迴應。

葉紫夏看著他們態度誠懇,是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了,臉上的厲色消失,變的和藹了許多。

“對付壞人是大人的事情,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努力學習,有什麼事情告訴爹地媽咪,爹地媽咪會給你們做主。”

“嗯嗯!”六個萌寶點著腦袋,乖巧得很。

葉紫夏說的口乾,見他們都怯怯的,心軟了不少,“好了,去喝點水!”

六個小傢夥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彼此,然後跑去倒水。

然後又跑回來她麵前,都把水遞到她麵前。

“媽咪,你喝水,潤潤喉!”

葉紫夏還挺感動的,就近接過最近的水杯,喝水。

“你們喝,媽咪喝不了太多!”

小傢夥們見她溫柔起來,這才鬆口氣,也跟著喝水起來。

葉子財又跑去給自己倒了一杯開水,咕嚕咕嚕喝著。

顧南臣目光掃了一圈他們母子七人,出聲,嚴肅道:“一會吃完晚飯,再麵壁思過一個小時!”

“啊?”六個小傢夥一臉驚詫,不敢置信看著顧南臣。

他們不是罰完了嗎?

“嗯?”顧南臣嚴肅挑了下劍眉,頓時小傢夥們就蔫氣了。

文韜叔叔還說隻要他們認錯態度好,爹地就不罰他們,真是信了個鬼哦。

他們不僅要被爹地罰,還被媽咪罰站了那麼久。

晚上得叫文韜叔叔過來,一起受罰才行。

小傢夥們心底氣憤的想著,喝完水,葉子招就立馬通知文韜一會過來醫院。

【文韜叔叔,晚上吃大餐,早點過來醫院。】

文韜看到資訊,不疑有他,忙完了事情就急忙往醫院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