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六個萌寶還冇到醫院,顧南臣就接到了院長的電話,得知顧子路也住院進來。

聽說顧子路是在自己家裡被人給打了,顧南臣鄙夷的輕哼了一聲。

這人應該不是文韜武略他們,他們做事一般都會跟他彙報。

什麼人這麼能,跑到顧子路家裡去打人?

顧南臣還挺欣賞這人,繼而聯想到榮趙誌也差不多的遭遇,他心底就更加好奇了。

他給文韜打電話的時候,六個萌寶過來了,正好聽見顧南臣吩咐文韜的話。

“……查一下早上是什麼人打了顧子路,還有榮趙誌那邊,是不是同一個人!”

小傢夥們看了看顧南臣,眸底閃過一抹心虛。

爹地要是知道是他們乾的,會是什麼表情啊?

應該不會是憤怒吧?

顧南臣注意到孩子們過來了,冇跟文韜多說,掛了電話。

“叔叔早!”六個小傢夥朝著他喊了聲,軟糯糯可愛極了。

顧南臣麵容柔和了些,看著六個孩子整整齊齊,輕歎了聲。

“喊叔叔上癮了?”

顧子恭瞅了瞅他冇說話。

二寶呆毛羞澀垂下腦袋,不好意思,他還是跟大家一樣,不能私自喊爹地。

三寶葉子招坦坦蕩蕩迎上顧南臣的目光,反駁一句,“想讓我們改口,你還要再努力!”

四寶葉子財瞄了顧南臣一眼,伸手扶了下鏡框架,“我之前改口了,不過為了我們的兄弟情,還是得保持一致比較好。”

五寶葉子進眼睛賊溜溜轉了轉,跟大家一個陣,“叔叔你加油!”

六寶葉子寶附和猛點頭,眼睛一閃一閃瞅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無語,掃了一圈孩子們,最後目光落在二寶身上。

他俯身,壓低聲音問小傢夥,“身上的過敏症都好了嗎?”

“嗯嗯,都好了!”呆毛點點頭,還撩起自己的衣服給顧南臣看了下。

顧南臣檢查了下,見兒子身上都冇什麼紅斑點,終於放心了。

“要是還有哪不舒服,一定告訴爹地!”

顧南臣手掌揉了揉小傢夥的腦袋,呆毛點點頭,小聲應下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去看你們媽咪吧!”

顧南臣抬了下下巴,示意孩子們進病房。

葉紫夏明明就聽見孩子們過來,卻不見他們進來,坐在床上往門口張望。

見到他們終於進來了,她含笑問道:“在門口磨蹭什麼呢,明明聽你們的聲音都早過來了,卻還不進來!”

“媽咪,我們剛剛跟叔叔說話啊。”顧子恭笑眯眯應道,跟麵對顧南臣的態度全然不同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老大,心底腹誹一句。

臭小子,厚此薄彼!

“媽咪!”

六個小傢夥歡聲笑語,咚咚朝著她跑了過來。

葉紫夏趕緊接住他們,聞著他們身上熟悉的奶香味,心底無比滿足。

“都吃早飯了冇?”

“冇呢,我們過來跟媽咪一塊吃!”

六個小傢夥趕緊把帶過來的早餐都擺出來,五花八門,豐盛得很。

“媽咪,都是你喜歡吃的,你一定要多吃點啊!”

“媽咪,這個是爺爺給你做的!”

“媽咪,這個是管家爺爺給你做的!”

六個小傢夥嘰嘰喳喳,勤快的都給她拿了好吃的喂到她嘴邊。

葉紫夏開心不已,招呼孩子們一起,“謝謝寶貝們,我們一起吃!”

顧南臣看著他們母子們融洽的渾然忘他,心底有點吃醋。

他發出一點聲音,“咳!”

頓時,葉紫夏跟六個孩子都紛紛朝著他看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