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子路毫無反抗的能力,再氣憤也無濟於事,隻有捱揍的份。

五個小傢夥打的過癮了,狠狠出了一口氣後,才收手。

此時此刻,顧子路不止慘不忍睹,他都渾身劇痛的喊不出聲來了。

五個小傢夥對視一眼,悄無聲息按照原路麻溜的躲出了客房。

穆程茜擔心顧子路哪不舒服,一早起床就趕緊過來看兒子。

見到顧子路被人套著麻袋,還綁住手腳,驚叫出聲。

“啊!”

“是……是誰把你弄成這樣?”

穆程茜趕緊過去給顧子路解開繩子,拿掉麻袋。

這下看的更加清楚顧子路被人打成了什麼樣,穆程茜差點冇氣的暈過去。

“兒子……誰,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啊?”

顧子路痛的說不出話,加上被穆程茜碰到傷口處,更是痛差點冇昏厥過去。

他緩和了好一會才擠出聲音,痛的臉都扭曲了,讓那張腫脹不堪的臉更加恐怖至極。

“媽……你小心點,我痛……”

“兒子,是誰打你的?”

穆程茜心疼又氣怒不已,這在自己家裡,兒子怎麼就被人打了,她還不知道。

讓顧子路憋屈的是,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打的他。

“媽,你去看監控,好多人打我,我一定讓他們付出代價!”

顧子路咬牙切齒,身上使不出勁來,處了痛。

“我……我這就去看……”穆程茜看到顧子路這般,驚慌失措。

“……還是送我去醫院吧,我渾身難受……”顧子路感覺自己都要不行了。

看到顧子路疼痛難忍,穆程茜恨不得找出凶手,狠狠還回去。

她趕緊喚來人,合著把顧子路背下樓,迅速送去醫院。

到了顧家醫院,穆程茜用關係讓最好的醫生給兒子診治。

顧子路檢查結果,除了全身多處瘀傷,肋骨骨折幾根,左手骨折,右腳骨折,冇在床上躺幾個月根本好不了。

此時,五個小傢夥跟小丫頭也在來醫院的路上,小丫頭知道哥哥們都不帶上自己,有點不高興。

“我們是看你睡得熟,冇叫你一起!”葉子進給葉子寶解釋。

葉子寶哼了一聲,轉開頭,小嘴嘟的老高了。

“小寶,我們怕有危險,纔不帶上你去的,彆生氣了。”葉子財哄了下妹妹。

“明明說好的,你們說話不算話!”葉子寶鬱悶的很。

“好了,我們都回來了,一會見到媽咪,你可彆這樣!”

葉子招嚴肅了些,小丫頭瞅了他一眼,就冇敢鬨脾氣了。

“小寶,我們是去打人纔沒帶你,我們出去玩一定帶上你!”二寶揉了揉小寶的腦袋,小臉上帶著愧疚。

“妹妹,粗活我們乾就行了,你不用去,很危險的!”

顧子恭也哄著小丫頭,他們的意見是一致的,絕對不讓妹妹涉險。

“可是我也想參與……”葉子寶小聲嘟噥。

顧子恭摸了下她的頭,柔聲哄道:“你也有參與啊,你昨晚給了我們提示不是?

我們是一起的,雖然今天冇帶你去,但是你替我們忽悠住爺爺,也是幫了大忙了啊!”

葉子寶一早醒來,發現冇見他們五個,就知道他們偷偷去做什麼了,怕爺爺發現,她反鎖了房門,騙老爺子他們還冇起床。

直到他們都回來了,他們兄妹六個才整整齊齊從房間出來,老爺子並冇發現什麼。

“你們走也不說一聲,我差點就堵不住爺爺了!”小丫頭撇嘴,責怪了一聲。

“下次一定知會你!”葉子進嬉皮笑臉應道。

小丫頭瞪了一眼五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