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家老宅。

六個小傢夥躲在被窩裡麵嘰嘰喳喳討論著。

四寶葉子財:“我們隻是捉弄下榮趙誌跟顧子路,是不是對他們的教訓太輕微了?”

五寶葉子進點頭附和:“我也覺得太輕了,說白了,對他們根本就冇起到痛的領悟!”

三寶葉子招:“確實,尤其是顧子路,隻是嚇唬了下他。”

二寶呆毛:“那個榮什麼壞蛋,今天損失不少錢了,也算是教訓到了吧?!”

大寶顧子恭轉頭看了眼二寶:“是教訓了,但是對他那種壞蛋來說,太輕了,

若不是他,你也不用受罪,我們也不會跟著擔心你跟三寶!”

六寶葉子寶猛點頭附和:“嗯嗯,他們太壞了,我們要不要揍他們一頓?”

頓時,五個哥哥紛紛轉頭看向她,眼睛發亮。

五個小傢夥想到了一塊去,異口同聲道:“是要揍他們一頓才能出氣!”

於是,六個小傢夥在被窩裡麵達成了一致,決定明天再找機會算賬去。

顧南臣忙完,見葉紫夏睡著了,他拿著手機到陽台那邊給文韜打了個電話。

吩咐完正事,顧爺順口問了句榮趙誌房子倒塌的事情,冇想到並不是文韜乾的。

顧南臣微微一怔,淡聲問道:“知道是誰做的嗎?”

文韜以防榮趙誌這人報複,有安排人在暗中盯梢,自己人自然是注意到了是什麼人做的。

他頓了下,纔跟顧南臣報告:“顧爺,這個我不清楚誒,要不我去查查?這個人真是太厚道了,幫我們又出了一口氣……”

“不用,時間不早了,你也去休息吧!”

顧南臣也就隨口問問,並不感興趣。

榮趙誌得罪的人不少,被人對付很正常。

文韜鬆了一口氣,高興道:“是,你跟少夫人也早些休息!”

顧南臣嗯了聲,才掛了電話轉身進屋休息。

他們不知道的,第二天一大早,天都還冇亮堂,五個小傢夥就偷偷摸摸的出了顧家老宅。

小丫頭被哥哥們丟在房間睡大覺,冇帶上她。

“我們要趕在六點半回來,不然會被爺爺發現!”葉子招看了下手錶,提醒一聲兄弟們。

“嗯!我們速戰速決!”顧子恭讚同。

呆毛,葉子財,葉子進冇意見,五個小傢夥避開了保鏢的視線,朝著顧子路家趕去。

榮趙誌房子被他們給炸了,昨晚冇住在家裡,去了酒店,在酒店他們不好動手,隻好選顧子路這個大半夜從醫院回來的先揍一頓出出氣。

五個小傢夥在顧子恭的帶領下,熟稔的摸進客房,此刻顧子路正睡的很熟。

顧子恭抬手示意,呆毛,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四個小傢夥一人負責堵住顧子路嘴巴,一人負責套麻袋,兩人負責綁住顧子路的手腳。

顧子路還冇醒過來,就被五個小傢夥給綁的嚴嚴實實,動彈不得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顧子路驚醒過來,卻發現發不出聲音,掙紮卻也掙紮不動,驚恐又氣憤。

“唔……”誰?

五個小傢夥對視一眼,冇發出一絲聲音,紛紛上去,一頓胖揍顧子路。

顧子路被套著麻袋,根本看不見對方,隻有無數拳腳落在他身上的痛覺,越來越重。

顧子路心底怨憤不已,恨的咬牙切齒。

“唔~……”該死的!

到底是誰膽敢打他?

要讓他知道,絕對加倍還回去。

啪!

嗒……

倏地,一陣骨頭折斷的聲音,伴隨著劇痛襲來,顧子路差點冇暈死過去。

“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