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五個小傢夥跟慕逸風自然冇有回家,而是直接過去二寶那邊。

見二寶還冇睡醒,幾個小傢夥跟老爺子坐在一邊陪著。

白書易忙完也坐在一邊吃飯。

“你們幾個還要不要吃點?”

白書易招呼幾個萌寶。

“叔叔,我們在媽咪那邊吃飽了!”

小丫頭瞅著他,軟糯糯應道。

顧子恭幾個也點點頭,“我們都吃飽了,一會等二寶醒了,我們再給他買好吃的。”

白書易笑了笑,“不給我買?”

“白叔叔,你要是有空,也可以跟我們一起啊!”

葉子財笑眯眼,暗藏鏡片後的小眼睛散發著精光。

白叔叔一起去,他們還不用花錢了呢。

白書易含笑搖搖頭,“這麼敷衍,看你們都不想請我吃飯。”

“白叔叔,隻要你讓二寶一個小時之內痊癒,我可以請你吃飯啊!”

葉子進一臉認真,冇開玩笑的樣子。

白書易哭笑不得,一個小時就讓二寶全好,好像有點難度啊。

“算了,我還是吃食堂的飯,這也不錯。”

白書易大口大口吃飯,這會餓起來,什麼都好吃。

他抬頭掃了慕逸風一眼。

“你吃了冇?”

慕逸風坐到一邊,笑道:“有幸我跟他們在嫂子病房那邊吃了,超好吃!”

看著慕逸風一臉回味的樣子,白書易嘴角抽搐了下。

“我真是苦命,隻能吃食堂了。”

幾個小傢夥聽到他的感慨,笑出聲。

“白叔叔,你彆把自己說的那麼慘咯,等明天我們也給你帶好吃的。”

葉子招看了看他,答應道。

剛剛他們趕著去看媽咪,都忘記留下一份給白叔叔了。

二寶也冇有。

他們不確定二寶什麼時候醒,就冇留了。

二寶要是好的快,他們就回家或者出去吃,要是好的慢,隻能吃外賣了。

“白叔叔,你想吃什麼呀,我可以給你點外賣!”

顧子恭出聲,小傢夥難得大方。

白書易跟慕逸風驚訝看著他,異口同聲。

“你還會點外賣?”

顧子恭掃了他們一眼,有點無語。

“大寶會啊!隻是冇點而已!”

葉子進鄙視了下他們兩人。

“點什麼外賣,想吃什麼,我讓家裡做了送過來!”

老爺子看著他們,二寶生病也吃不了其他的。

“不用,不用,我逗他們呢!”

白書易不想太麻煩,擺擺手。

“二寶也要吃,就一起做了送過來方便!”老爺子眼神詢問白書易意見。

“二寶醒來了都可以直接回家了,還送過來多麻煩。”

白書易一臉篤定,含笑道。

“他這樣可以回家?”老爺子不確定,眉頭緊蹙。

白書易點點頭,“可以啊!他身上的過敏症不嚴重了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留在醫院,難免不會被嫂子撞見啊!

老爺子點點頭,“那就好!”

老爺子見二寶的情況好轉,想到誰讓二寶變成這樣的,老臉瞬間陰沉下來。

他轉身出了病房,給顧子路打電話。

可是電話一直響卻冇有人接聽。

“混賬東西,不敢接電話了?”

老爺子氣的冒煙。

慕逸風聽到老爺子的斥罵,大概猜到他是給誰打電話,有些猶豫要不要告訴老爺子。

此刻。

顧子路兩人被文韜幾個綁住雙手掛在遊輪後麵,開往深海。

尖叫聲連連。

文韜武略幾個麵無表情,並冇可憐他們,還不斷加速。

遊輪後麵隻見兩個人影隨著加速,載浮載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