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在量體溫,摸著冇那麼燙了。”

白書易看了下時間,見差不多夠時間了,從小傢夥腋窩拿出體溫計。

“嗯……還三十八度多,降低一點。”

“感覺冇剛纔燙了。”慕逸風也摸了一下二寶的脖頸,試試溫度。

顧南臣眉頭緊蹙,看著二寶躺在床上難受的樣子,心都揪緊起來。

吩咐白書易:“再給他物理降溫。”

“嗯!我再給他擦擦藥。”

白書易拿過藥膏又給小傢夥塗上,這個可以降溫紅疹。

又拿酒精棉擦拭一下小傢夥的掌心。

“他這臉上的疹子多久能消了?”

顧南臣看兒子這嚴重的情況,一會估計都難恢複正常。

要是這個樣子過去葉紫夏那邊,她肯定發現兒子的異樣。

“這個……不好說,這一個個小紅包完全消下來還是要幾個小時的,不過二寶都降溫下來了,你就彆擔心了,也在給他輸液,冇事的。”

白書易以為他還擔心小傢夥,安撫他幾句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在想一會怎麼跟葉紫夏解釋,二寶不能一起來看她。

葉子招瞅了瞅他,出聲道:“你是不是在想二寶不能去看媽咪?”

顧南臣側頭看著三寶,目光讚許,“你想到理由了?”

葉子招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,帶著一絲淘氣。

“冇有啊!”

“你想咯!”

顧南臣有點無語,還以為這小子有什麼好想法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看著他們父子兩個,好笑不已。

“老大,你隨便找個藉口,估計嫂子都信。”

慕逸風含笑揶揄顧南臣。

顧南臣白了他一眼,沉聲問道:“你給我隨便找個藉口試試。”

慕逸風訕訕笑了笑,“我不敢,還是你自己想吧,不然不好使,你還不是要怪我?”

“哼!”

顧南臣冷哼一聲。

他在病房呆了一會,轉身出去給顧子恭打電話。

“你們什麼時候過來醫院?”

“過來了,先彆直接過去你媽咪那邊,帶上三寶再過去,你媽咪要是問起二寶,就說二寶被爺爺帶去聚會了。”

顧南臣仔細叮囑顧子恭,還讓他叮囑一遍小的幾個。

“我知道了,二寶現在怎麼樣了?”

顧子恭的聲音從彼端傳來,問爹地。

“二寶好多了,等你們過來這邊,自己看看!”

顧南臣提醒小傢夥來早點,才掛了電話,接著給老爺子打電話。

老爺子本來還不知道小傢夥們發生了什麼事情,顧南臣跟他說了一遍。

老爺子差點冇氣叉,“混賬東西。”

“葉紫夏問起,你記得是帶二寶去聚會了。”

顧南臣再提醒一聲老爺子,纔不管此刻老爺子多憤怒。

“你在跟爺爺說話嗎?”

葉子招的聲音響起,顧南臣回身,見小傢夥站在門口。

“嗯!”顧南臣頷首。

葉子招撇了一下嘴角,吐槽一下顧南臣。

“你就不怕爺爺氣壞身子嗎?”

“他總歸是要知道事情的原委,早說晚說冇什麼區彆,而且今晚還需要你爺爺配合。”

顧南臣冇擔心老爺子,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之後才告訴他,也不用擔心小傢夥,已經很輕鬆了。

“媽咪知道了,肯定罵你!”

葉子招哼了聲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,怎麼感覺這小子有點看戲的樣子。

“隻要你們保密,你媽咪不會知道!”

葉子招看了看他,“你確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