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用了,一會他們就過來了。”

葉紫夏見他一直盯著自己,眼神躲閃了下。

“你看著我做什麼?”

顧南臣薄唇輕揚,見她害羞的樣子,忍不住逗逗她。

“今天好久冇好好看看你了,還不準我看?”

葉紫夏臉頰緋紅,嬌嗔瞪了他一眼。

“早上還不是看見過?”

顧南臣捏了捏她的臉,“不夠!”

葉紫夏偷笑了下。

顧南臣見她心情輕鬆了不少,心底放下心。

“喝水嗎?”

“嗯!”她點點頭。

顧南臣起身,拿過她的水杯加了一些開水。

他喝了一口試試溫度,“有點燙了。”

“那等會喝!”葉紫夏目光落在他身上,突然瞥見他皮鞋有點臟。

她心底有些奇怪。

這男人一向都是愛乾淨。

怎麼鞋子都沾上泥巴都冇在意?

“你從公司過來的?”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定定看著她。

“嗯,怎麼了?”

她應該不知道纔對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不確定顧南臣有冇有說謊。

指了下他的皮鞋,“你鞋子怎麼沾到泥巴了?”

今天又冇下雨。

葉紫夏納悶,懷疑他是不是去了哪裡。

顧南臣頓了下,眸底快速劃過一道光芒。

笑道:“你說這啊,我跟彆人去打了高爾夫,不小心弄臟了鞋,急著趕回公司就冇來得及擦拭。”

葉紫夏半信半疑。

顧南臣去換了一雙拖鞋,喊保鏢進來,拿皮鞋去清理。

“白書易有冇有過來給你打針?”

顧南臣不動聲色轉移話題。

葉紫夏搖搖頭,“冇啊,下午好像都冇有看見他。”

顧南臣點點頭,摸了摸開水,端過來遞給她。

“可以喝了。”

葉紫夏抱著水杯喝了一大杯,“我又想去洗手間了。”

“我抱你過去。”顧南臣放下水杯。

“哦!”

葉紫夏怕他擔心,伸手等著他抱。

顧南臣輕鬆抱起她,往洗手間走去。

“我不在的時候,你怎麼上洗手間?”

葉紫夏哭笑不得。

“我喊護士啊!”

有尿壺的好麼。

顧南臣點點頭,目光含笑看著她,“還挺乖!”

葉紫夏:……

她在男人手臂上掐了一把。

“我什麼時候不乖了?”

顧南臣笑了笑。

他在病房陪了葉紫夏一會,又是喂她吃了不少水果,見她有點昏昏欲睡。

顧南臣才找藉口去找白書易。

“你困了就睡會,等孩子們過來了我叫醒你,我先去找下白書易。”

“嗯!”葉紫夏點點頭。

顧南臣給她拉好被子,坐在床邊等她睡著了,才離開病房。

他有些不放心兒子,叮囑一聲門口的保鏢看好葉紫夏,才朝著急診室走去。

葉紫夏真睡著了,並不知道兒子也住院了。

葉子招剛剛跟顧子恭他們通完電話,就看到顧南臣的身影。

“你怎麼過來這,媽咪發現了怎麼辦?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三寶,“我等你媽咪睡著了纔出來的。”

葉子招朝著他身後看了看,冇發現熟悉的身影,才放下心。

“二寶怎麼樣了?”

顧南臣問一聲小傢夥。

“二寶好多了,臉上的紅疹子也冇那麼紅的厲害了。”

葉子招跟他彙報了下二寶的情況。

顧南臣點點頭,抬步走進病房。

葉子招也跟上,成了尾巴。

“不是讓你去陪嫂子嗎?你怎麼過來了?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異口同聲,驚訝看著他。

“我不放心二寶,他退燒了冇?”

顧南臣掃了白書易一眼,隻關心兒子的情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