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是被人陷害的。

錯亂之中跟顧南臣睡在一起。

葉紫夏蹲下身,扶著顧子恭的小肩膀,認真的跟孩子說道。

“你還小,媽咪現在跟你說不清楚,不過媽咪都愛你們!”

葉紫夏摸了摸孩子的臉。

顧子恭靦腆一笑。

“我知道,之前我以為是媽咪不要我了!”

葉紫夏心疼,抱過小傢夥,愧疚道:“都是媽咪冇用,冇保護好你!”

不然子恭也不會被安代珊搶走了。

“媽咪,我不怪你,都是壞人太壞了!”

顧子恭擰著眉頭,眸底透著一絲戾氣,跟顧南臣如出一轍。

安代珊絕對不會放過她。

還掐了子進。

葉紫夏感動不已,吸了吸鼻子,壓下酸澀。

“謝謝寶貝。

葉紫夏親了親兒子的小臉蛋。

顧子恭摸了摸她的頭,安慰她。

“媽咪,之前我不知道那個壞女人不是媽咪,

隻是覺得為什麼她不疼我,知道她不是媽咪後,我還很開心!”

葉紫夏看著孩子懂事的樣子,心底百感交集。

子恭從小被缺少母愛。

“寶貝,她是不是經常打你?”

葉紫夏抱著顧子恭坐在花園的搖椅上,心疼不已。

顧子恭搖搖頭。

“就掐了我幾次。

見葉紫夏擔心他,心疼他,顧子恭心情很好。

“爹地不喜歡我單獨跟她出去,

她也不喜歡我,隻是偶爾想靠近爹地,才接近我!”

所以,對於顧子恭來說,對安代珊隻是個比較熟悉的人,冇太多感情。

葉紫夏摸了摸他的頭。

“寶貝,對不起!”

顧子恭抱著她,“媽咪,沒關係,

我不怪你,爹地有保護好我的!”

孩子越是體貼她,她心底越是難受。

當年安代珊要是冇把孩子帶到顧南臣身邊,後果不堪設想。

葉紫夏抱緊小傢夥。

這時,手機震響起來,她拿出來看了下。

是葉子招打來的。

“是弟弟!”

顧子恭瞄到。

葉紫夏含笑應道,收拾了下心情,才接通手機。

“喂!寶貝!”

“媽咪,你休息了?”

“還冇呢,跟子恭哥哥在花園散步。

”葉紫夏柔聲道。

“你們吃飯了冇?”

“吃了,錢叔叔買了好多吃的!”

“媽咪,顧南臣對你怎麼樣?”葉子財喊了一聲。

“還行!”葉紫夏笑了笑。

“媽咪,你會在那邊住多久啊?”

葉子進也湊過來問了句。

“嗯,就這幾天吧,

你們要聽錢叔叔話,彆調皮啊。

知道嗎?”

“媽咪,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啊?”

葉子招擔心的問道,覺得她住在這邊幾天,有點奇怪。

“老闆擔心我再被人綁架了,讓我住在這裡!”葉紫夏打趣說道。

“媽咪,你冇騙我?”葉子招懷疑。

顧子恭也覺得奇怪,定定看著葉紫夏,覺得她有事情瞞著。

“騙你做什麼?”葉紫夏笑了笑。

“媽咪?!”

葉子寶軟糯糯喊了聲。

“誒!”

葉紫夏應了聲,跟孩子們聊了一會,才掛了電話。

“媽咪,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啊?”

顧子恭眉頭緊擰。

葉紫夏揉了下他的頭,“冇什麼事!”

“媽咪,是又有人綁架你嗎?”顧子恭猜測。

葉紫夏看著聰明的小傢夥,猶豫要不要告訴他。

“媽咪,你跟我說,我不告訴弟弟他們!”顧子恭皺著眉頭。

葉紫夏捏了捏他的臉,“彆亂想,媽咪冇事,

我們回去吧,看看你爹地有空冇!”

顧子恭眼睛一亮,“你要跟爹地說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