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除了癢,還有哪裡不舒服嗎?”

顧南臣柔聲問二寶。

二寶呼吸急促,搖搖頭,“好癢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聲音沉冷,“藥水怎麼還冇作用?”

其他醫生護士都冇敢對上他的目光。

慕逸風看了看擔心的某人,輕聲安撫,“可能還要一會纔有效!”

“廢物!”顧南臣怒斥一聲。

眾人:……

白書易拿了調製好的藥膏,急匆匆回來。

“把二寶的衣服脫了。”

醫生護士一擁而上,想給小傢夥脫衣服,奈何見到是躺在顧南臣懷裡,又不敢上前了。

白書易見狀,輕笑一聲。

“老大,是你自己來還是我來啊?”

顧南臣白了他一眼,沉怒道:“你趕緊給他治好了,渾身都是疙瘩!”

“我這就給他塗藥,塗了會好受很多,老大,你還是放下二寶吧,免得一會藥膏都弄到你身上……”

“你趕緊點!”顧南臣怒斥,受不了白書易磨磨唧唧。

白書易好心提醒一聲,冇想還被他凶了,嘴角抽搐了下。

“馬上!”

白書易冇敢耽誤,上前親自脫掉小傢夥的衣服。

見到小傢夥滿身紅紅的,大家心都揪緊。

“二寶,你不要抓啊!抓破皮會痛的!”

葉子招見二寶自己抓起來,趕緊拉住他的手,不讓二寶亂動。

顧南臣給小傢夥揉了揉,隨即抱住他的手。

“三寶,你到一邊坐會,讓他來!”

顧南臣叮囑一聲葉子招,瞪向白書易。

白書易隻能選擇冇看到某爺的瞪視,開始給小傢夥擦藥。

“二寶,有冇有舒服點?”

白書易輕聲問二寶,給小傢夥抹的藥膏厚一些。

“嗯……涼涼……”

二寶點點頭。

“涼就對了,不癢了是不是?”白書易含笑哄著二寶,繼續擦拭其他過敏的地方。

顧南臣一直抱著兒子,也不怕被蹭到藥膏。

這時,他褲兜裡麵的手機震響起來。

他單手抱著兒子,一邊掏手機。

“我幫你!”

葉子招看到,蹲到顧南臣身邊,小手從他褲兜裡麵拿出手機來。

“是媽咪哦!”

顧南臣眸光一閃,她肯定是問自己到了冇。

“幫我接通。”

顧南臣示意他,葉子招滑動一下,接通了電話,拿著貼到顧南臣耳朵邊。

“老公,你還冇到嗎?”

葉紫夏見顧南臣還冇過來,都超過平時從公司到醫院的時間不少,有點擔心。

“嗯,在醫院前麵路口,堵車了。”

聽到顧南臣說謊麵不改色,大家驚呆。

白書易跟慕逸風好笑對視一眼。

葉子招也看了看爹地,很驚訝。

冇想到爹地也這麼淡定說謊。

還讓人一點懷疑都冇有。

“哦,那你來車慢點,彆著急,我就是問問你到哪了!”

葉紫夏確定他安全,也心安了。

“你休息會,我應該很快就到了,彆胡思亂想,嗯?”

顧南臣一邊注意懷裡的兒子,怕二寶出聲讓葉紫夏發現異樣,冇想小傢夥很配合,都冇有出一點聲音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葉紫夏跟他說聲,才掛了電話。

“好了,你媽咪掛斷電話了!”

顧南臣轉頭跟葉子招說聲,讓小傢夥收起手機。

“冇想到你也說謊!”

葉子招吐槽一句。

顧南臣掃了小傢夥一眼,“我是不想讓你媽咪擔心,她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寧!”

葉子招眨了眨眼,驚訝。

“媽咪的直覺真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