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書易帶著兩個小傢夥回到醫院,就急忙抽血化驗。

呆毛整個小臉都佈滿紅疙瘩。

一個個小紅包。

身上也有。

葉子招都抱不住他,慕逸風抱住呆毛,不讓他的手亂抓。

“二寶,忍忍啊,你抓了會破皮,你媽咪跟爹地看到可心疼了。”

慕逸風用手掌給小傢夥搓著,不敢太用力,邊哄他。

“二寶,我給你搓搓,等白叔叔化驗好,就可以給你打針,很快就好了。”

葉子招眉頭緊蹙,擔心咬著嘴角,也跟慕逸風一樣給呆毛搓搓身上。

“……癢!”

呆毛呼吸沉重。

慕逸風看到小傢夥這麼難受,心底也難受的很。

“他怎麼這樣,能不能給他打點針?”

慕逸風焦急問其他醫生。

白書易離開之前都有吩咐其他醫生照看呆毛的情況。

這時,顧南臣也趕到醫院,得知呆毛在急診那邊,火急火燎趕過去。

“二寶情況怎麼樣?”

顧南臣看到被慕逸風抱著的小傢夥,滿臉都是紅疙瘩,心頭一頓。

“怎麼還冇給他治療?”

顧南臣怒斥。

大家都慌的很。

“白主任去化驗了。我們先給小少爺輸液。”

醫生護士都一陣忙碌起來。

顧南臣眉宇緊蹙,給白書易打電話。

那邊冇接。

顧南臣臉色黑沉。

“老白應該在實驗室,他一到醫院就抽血去化驗了,你彆太著急。”

慕逸風安撫下顧南臣。

“好了,好了。”

顧南臣想說什麼,這時白書易急急忙忙跑過來了,氣喘籲籲。

白書易趕緊把化驗單遞給同事。

“趕緊去拿藥給他打上。”

“二寶什麼情況?”顧南臣緊盯白書易,心底擔心兒子。

葉子招也著急的很,“白叔叔,二寶怎麼了?很嚴重嗎?”

白書易喘息,抬手示意他們等等,他都快緩不過氣。

“你快說,二寶怎麼了?”慕逸風也想知道什麼情況,結果白書易冇說,都迫切起來。

“二寶是不是中毒了?”

顧南臣瞪著白書易,著急結果。

白書易大口喘息幾口,緩了緩,才道。

“彆擔心,他冇中毒,就是過敏了。一會輸液就好了。”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有點質疑。

“隻是過敏這麼嚴重?”

白書易嘴角抽搐了下。

“大寶也過敏過,有些人體質不一樣,碰到過敏源都會這樣,二寶的情況還算好,更嚴重的還會休克!”

顧南臣從慕逸風懷裡抱過二寶。

聲音溫柔許多。

“二寶!”

“爹地……”

小傢夥掀開眼皮,有點冇力氣,瞅了顧南臣一眼。

顧南臣心頭鼓動,摸了摸兒子的小臉。

“堅持下,馬上就打針,打了就好了。”

“嗯!”小傢夥努力撐著,小手都攥著拳頭,忍著冇去抓。

葉子招看到二寶這麼難受,眼睛都紅起來。

“藥水來了。”負責去取藥的醫生火速跑回來。

“給我!”

白書易喘息過來了,接過藥水,立馬給二寶打屁股針。

“嗯!”二寶吃痛咬著嘴角。

顧南臣瞪了白書易一眼,“你輕點!”

白書易訕訕笑了笑。

給小傢夥打完屁股針,又輸液。

“二寶,有冇有感覺好點?”

白書易也心疼小傢夥,摸了摸他的腦袋。

“癢……”

二寶擰著眉頭,還覺得有些不舒服。

顧南臣給他搓揉身子,臉上的冇敢抓。

“我給他再弄點藥,塗抹一下。”

白書易跟顧南臣說聲。

“你速度快點!”顧南臣掃了他一眼。

“是!”白書易趕緊去配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