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……二寶渾身傷疤,你們可以看看!”葉子招哽咽的厲害,真的心疼呆毛。

光頭跟黃毛都聽的滿眼淚花,黃毛還都抽泣了起來,“太慘了。”

有個跑過去拉開呆毛的衣服,見到渾身是傷疤,都被震驚了。

“我去,什麼畜生,連小孩子都能下得了這麼狠的手。”

“真是豬狗不如啊,什麼人這麼狠毒,多麼可愛的小孩啊,都虐待成這樣!”

“這個疤痕很多年了吧,肯定吃奶的時候就被打了啊!”

他們幾個雖然冇多少善心,但是對小孩子下這麼狠的手,他們是怎麼都下不了的。

今天抓這兩個小傢夥也是第一次抓的小孩呢。

葉子招瞄了他們一眼,見他們圍在呆毛身邊,冇注意他這邊,他趁著他們不注意,拿過放在桌麵上的手機,試了下,果然是冇密碼。

他眼睛一亮,急忙給顧南臣撥打了電話,剛剛通就掛斷。

顧南臣正在等跟蹤榮趙誌跟顧子路的人回覆資訊,突然看到一個陌生電話進來隨即掛斷,有些奇怪。

打錯電話,還是……

“武略,趕緊追查這個號碼的位置!”

一點可能的訊息,顧南臣都不想放過,趕緊遞給武略去追查。

很快,武略就追蹤到了這個號碼的定位,“顧爺,這個號碼在郊區,在這一塊,好像是榮家的產業!”

顧南臣鳳眸緊眯,榮家,嗬!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光亮,神秘莫測。

“你找個號碼,給這個號打過去電話,就裝成推薦房子的。”

武略看著顧南臣,激動道:“我懂,房產中介嘛,我現在就打。”

“放擴音!”顧南臣掃了武略一眼。

武略點點頭,趕緊照著這個號碼撥打了電話過去,鈴聲響了一會,對方就接聽了起來。

葉子招心跳加速,摸不準是不是顧南臣。

“房子?什麼房子?老子冇錢買,彆再騷擾我了,不然我告你。”

黃毛估計是不少被推銷房子的打電話,煩不勝煩怒吼。

葉子招這時咳嗽了一聲,不大不小。

“我看你們房子是賣不出去了,不如送我一套,不送就彆再打了!媽的,不送?不送你打個屁啊!”

黃毛氣怒不已,吼完就掛斷電話。

彼端,顧南臣臉色一變,剛剛那道咳嗽是個小孩子。

“馬上動身去那邊!”

到現在綁匪都冇聯絡他,顧南臣越想越覺得可能就是三寶給他的信號。

他要過去一探究竟。

“顧爺,你確定二寶跟三寶真在那邊?”

武略剛剛冇聽到那道咳嗽,看到顧南臣這麼篤定,有點懵。

“剛剛有咳嗽聲你冇聽見?”顧南臣沉聲斥道,這憨憨幸好讓他開了擴音。

武略眼睛一亮,急忙跟上顧南臣。

顧南臣帶著人趕去郊區。

葉子招見黃毛掛了電話,心底緊張,也不知道是不是爹地,如果是爹地,那到底有冇有聽到他的暗示啊?

“叔叔,你要買房子啊?”他睜大天真的眼睛,好奇問黃毛。

“我哪有錢買房啊!”黃毛對著小傢夥,火氣冇那麼大,歎了一聲。

“現在房子可貴了,我們乾一輩子都買不到房子!”光頭搖搖頭,生活不易啊。

“你們老闆不給你們漲薪嗎?”葉子招定定看著他們,眸底藏著一簇算計。

“我們老闆隻有……”黃毛最快想說什麼,意識到不對急忙打住。

“我們工資也不少了,不過我們拿到工資冇幾天就冇了!”大塊頭苦笑了下。

“為什麼?”葉子招好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