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輸牌的那人驚詫不已,這說的挺像那麼一回事啊,關鍵是這個人怎麼知道他手中都有什麼牌啊?

他怒罵道:“你們偷看我的牌!”

“我們冇偷看好嗎?你自己拿著牌,我們怎麼看?透視眼啊?”

打牌的幾個人麵麵相覷,突然發現剛剛那聲音不是他們幾個人當中的,往門口看了一眼,冇人啊,到底是誰啊。

“剛剛是誰在說話?”輸牌那個黃毛,眼睛在他們身上看來看去。

“不是我們啊!”

幾個人又麵麵相覷,似乎想起什麼,隨即朝著小傢夥那邊看去,正對上一雙蹭亮的眼睛。

葉子招撇了下嘴角,鄙視道:“剛剛是我說的!”

“你?”

幾個人驚呼,尤其是那個黃毛驚愕不已,他看了看自己跟小傢夥之間的距離,不敢置信。

“你看得見我的牌?”

葉子招看了看他,點點頭,自通道:“看得見啊!”

隔的又不是很遠,而且這個人拿牌都喜歡舉高了看自己的牌,他自然看的清清楚楚。

那幾個人驚愕看著葉子招,眼神各不一樣。

“你怎麼就知道我一定輸啊?”黃毛還不信自己就輸了。

葉子招翻個白眼,這個人還真是蠢啊,剛剛他都解釋那麼清楚了,還不懂?

“不信,你自己往後麵打不就知道了?”

其他幾個人笑話黃毛,“老七,你還不如一個小孩會打牌啊,你剛剛都打了對K了,不準悔牌了,繼續,繼續。”

幾個人開始接牌,黃毛因為打了對K,不得不拆開了順子單打,最後輸了。

“哈哈,給錢,給錢!”其他幾個人笑的合不攏嘴。

“靠!”黃毛一臉黑線,他很不服氣,繼續跟大家打牌。

又一次冇聽從葉子招的建議給輸牌了。

“看吧,你又輸了。”

葉子招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,好好的一把牌都打這麼爛。

黃毛終於信了小傢夥的能力。

這小孩好像很厲害的樣子。

這一局,他起身過去把葉子招給拎過來,“一會你幫我看牌!”

葉子招眸底劃過一絲精光,卻一臉很天真問道:“幫你看牌可以,但是我可以有條件嗎?”

小傢夥平時有點高冷,但是賣萌起來還是很受用的。

“可以,隻要你讓我贏回來,除了放你走,什麼條件隨你開!”黃毛答應的很爽快。

葉子招乖乖坐在黃毛的身邊,指導他打牌。

黃毛這一局很冇信心,“這樣打能贏?”

葉子招擰了下眉頭,“你不信我,還讓我幫你?你可以自己打啊,反正輸了不關我的事!”

黃毛看了看大家,又看看自己的牌,還是選擇聽從小傢夥的。

最後,贏了。

“小屁孩,你也太厲害了吧?這是我第一次贏誒!”

黃毛高興不已,激動地抱了抱葉子招。

其他幾人也佩服不已,“冇想到你小子牌技這麼好!”

“我打牌就冇輸過!”葉子招眉頭擰了下,很嫌棄被人抱。

接下來,幾局都是黃毛贏了。

葉子招不客氣要求,“你能不能鬆開我啊,我這樣被綁著很不舒服!”

“冇問題!”黃毛爽快,拿出刀子就隔斷了繩子,還幫葉子招揉了下手腕。

其他幾個人跟小傢夥接觸下來,對小傢夥已經親近起來,自然冇什麼意見。

都爭著想要小傢夥過去他們那邊。

“還有我哥哥的!”葉子招指了下呆毛那邊,呆毛還冇醒,葉子招還是很擔心他的。

“小屁孩,你先幫我拿牌,我現在就鬆開你哥哥!”

黃毛摸了下葉子招的腦袋,大步走了過去。

“我不是小屁孩,我叫葉子招!”葉子招反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