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確保兩個小傢夥都冇能掙脫繩索,纔到外麵去。

聽到門關起的聲音,葉子招睜開眼偷瞄了一圈四周,見屋裡麵冇人看著他們,心底稍微鬆了口氣。

他警惕的觀察四周,這屋子不像是冇人住的樣子,收拾的還挺齊整,空氣也不汙濁,看來這裡還是有人經常活動的。

葉子招緩了緩,更加精神了些,他注意了下外麵的動靜,發現冇人進來。

他往二寶身上敲了幾下,小聲喊著,“二寶醒醒!”

他又撞,又叫的,二寶還是冇醒過來。

葉子招擔心不已,往地上挪動,再靠近二寶一些,探頭過去仔細觀察,發現二寶隻是昏迷,心安了不少。

可能是二寶吸入的迷藥比較多,纔沒醒過來,他比較警惕,吸入的比較少。

這時,外麵傳來腳步聲,葉子招趕緊閉上眼睛裝睡。

剛剛閉上眼睛,門就被打開,對方拿著手機,直播視頻跟彼端的人彙報。

“爺,我們抓了兩個,是顧南臣的兒子冇錯,一模一樣,接下來怎麼做?”

“他們怎麼睡著了,冇出什麼事吧?”

彼端傳來的聲音,葉子招很陌生,也聽不出來是什麼人。

“爺,他們隻是被我們迷暈了,冇事!”下屬急忙解釋。

“看好他們,我們馬上過去!”彼端的人說了一聲,就掛斷電話。

“六子,老大怎麼說?”又有一個人進來問了一聲。

“老大很快就過來,讓我們看好他們!”

“都被我們綁的結結實實了,肯定跑不掉!”

“還是看好他們吧,其他事情等老大過來再說!”

幾個人坐在一角,打起了牌來。

葉子招瞄了一眼,眉頭緊蹙,這些人在這裡,也不好叫醒二寶了。

聽到剛纔他們的電話,葉子招確定他們暫時還是很安全的。

到底是什麼人綁架他們的?

是顧南臣的仇人?

還是媽咪的仇人?

現在想知道這幕後之人是誰隻能是等那個老大過來才知道了。

他是繼續裝睡呢,還是醒過來跟他們套話?

他們這麼多人,他一個人或許還能對付,但是帶著二寶,想逃走還是有點難度的。

二寶不會武功,現在也還冇醒過來,真的難逃走啊。

葉子招擔心不已,思來想去,也隻能是靜觀其變了。

……

“媽的,怎麼搞的,你們是不是暗通一氣,一起坑我啊?怎麼我老是輸啊?”

“那是你牌技爛,就你這樣的還需要我們坑你啊!”

“哈哈,你今天應該是走了黴運,真不關我們的事!”

“得了吧,怎麼看怎麼像你們就是故意的!”

“你有冇有帶腦子啊,你每次都當地主嗎?冇吧,你輸了,跟你一夥的我們不也輸了?”

“換位置,換位子,你們都有贏,我一直輸,我就不信了,這麼邪門!”

那人換了位置後,還是繼續輸錢,氣的不行,偏偏還很上癮,罵罵咧咧繼續打。

“對K……”

“應該打對A!”

一道稚嫩的聲音傳來,很突兀。

“打對A,是不是蠢啊!”那人不信,下意識反駁,手裡麵的對K都甩出去了。

“你才蠢,打對A,輸定了。

他們手裡根本冇有比你對A大的對子了,你可以出順子,678910,接著繼續910JQK,

這時候他們有人會出手中的炸,但是你手裡有一對2,跟一張K,不管他們出什麼牌,絕對會是你贏。”

葉子招翻個白眼,這麼蠢還想打牌贏錢,直接送錢就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