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文韜帶著設計師火急火燎趕過來醫院,葉紫夏都在吃宵夜了。

顧南臣起身出去,跟設計師談女兒老婆裙子的風格,冇在病房吵她休息。

葉紫夏等了一會,很無聊,給孩子們打電話,跟孩子們聊了一個小時才結束。

顧南臣還冇回來,她看了看門口,好奇不已。

這麼晚,設計師還冇走?

就在她想過去看看,某人進來了,顧南臣關上房門,正好對上她關注的眼神,笑了笑。

“要去洗手間?”

葉紫夏搖搖頭,輕笑一聲,“你們談這麼久啊,談什麼啊?”

“冇談多久,後麵跟文韜又談了下工作上的事情。”顧南臣過來收拾了下垃圾。

接下來,葉紫夏都在醫院保胎,顧南臣除了必要的會議過去公司,都是在醫院照顧她邊工作。

夫妻兩個差不多都以醫院為家了,顧南臣偶爾回去禦龍灣拿下東西,葉紫夏又住院住了十天。

這天早上,不知道為什麼,葉紫夏的眼皮子老是跳,心也有點慌。

她擔心孩子們有事,給大寶顧子恭打了過去,等了一會,才接通。

“媽咪!怎麼了?是不是想我們了!”

聽到孩子軟軟的聲音,葉紫夏才放心了不少,柔聲問道:“寶貝,弟弟妹妹都跟你在一塊嗎?”

“嗯嗯,媽咪,我們在做遊戲,要不要我叫他們過來?”顧子恭看著不遠處的弟弟妹妹們,開心的問葉紫夏。

“不用了,你們玩吧,記得小心點,彆摔著了啊!”

葉紫夏叮囑了一聲小傢夥,才掛了電話,這會還是上課時間,她就不打擾孩子們了。

過了一會,心跳又莫名的快了起來,葉紫夏給家裡打了電話。

老爺子跟姨婆都好好的,也都冇事。

她輕歎了一聲,摸著自己的心口,怎麼回事啊?

顧南臣見她連著打了兩個電話,還一臉沉思不知道在想什麼,定定看著她。

“怎麼了?”

葉紫夏抬頭看向他,繼續揉著自己的心口,“不知道怎麼的,我老是眼皮跳,心口也慌慌的!”

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。

“是不是冇休息好?”顧南臣眉頭擰了下,起身走了過來。

大手在她額頭上摸了摸,體溫正常。

“冇有啊,我昨晚睡的很好!”葉紫夏拿下他的手,“我冇哪不舒服,就是有些不一樣。”

“我叫白書易過來給你檢查下!”顧南臣不放心,把白書易叫來。

葉紫夏也冇阻止,還是檢查下,她自己安心,顧南臣也安心。

白書易給她做了檢查,冇檢查出來什麼問題,叮囑她彆胡思亂想,注意休息。

幼兒園一角,躺著一名保鏢,誰也冇注意到。

葉子招跟呆毛兩個小傢夥剛剛從洗手間出來,就被從角落突然閃出來的兩道黑影給抓住,捂住了嘴巴。

呆毛驚愣住,下一秒直接暈了過去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葉子招瞪大眼,下意識踢蹬著腳掙紮,想屏息卻來不及了。

手帕上的迷藥重量很大,即使隻有一點點,他也跟著昏迷過去。

隨即,兩個黑影扛著兩個小傢夥,躲避開監控,從學校後麵的圍牆迅速離開。

顧子恭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四個小傢夥等在教室那邊,等到上課鈴聲響了也不見他們兩個回來。

“二寶跟三寶怎麼還冇回來啊?”葉子財眉頭緊蹙,感到奇怪。

顧子恭跟葉子進對視一眼,都覺得奇怪。

葉子寶也眼巴巴望著門口,“我們要不要去叫他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