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連峰經過顧南臣的時候,也冇打招呼,直接走了。

顧南臣目光掠過他一眼,隨即收回視線,朝著葉紫夏走過去。

“他有冇有欺負你?”

葉紫夏搖搖頭,指了下茶幾那邊,“他已經簽字了!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,“遲早都要簽字,他就是不想簽,我也有辦法逼著他簽。”

葉紫夏拉過他的手,好笑了下。

“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強盜呢,你做的已經夠多了,本來我是想自己動手得到葉氏的,現在你幫了大忙,倒是省了不少功夫!”

顧南臣寵溺的颳了下她的鼻子,柔聲道:“小事一樁,冇必要那麼大費周章。”

“我叫文韜去處理下葉氏的事情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你去拿過來,我簽字!”

顧南臣喊文韜進來,然後過去把檔案拿過來遞給葉紫夏簽字。

等她簽好了,顧南臣一起拿過來遞給了文韜,“去處理!”

“是,顧爺!”文韜收好檔案就去辦事了。

白書易進來,見文韜匆匆忙忙離開,隨口問了句。

“文韜那麼著急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處理下葉氏的事情!”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起身站到一邊,“你檢查吧!”

白書易笑了笑,給葉紫夏做了下日常檢查。

“嫂子恢複的很好,繼續保持好心情,多躺著!我開的藥都要按時服用!”

“有!”葉紫夏聽到白書易說的,也很放心。

這個孩子來的讓她還是很期待的,她都以為自己不能再懷孕了。

白書易跟他們夫妻兩個聊了一會,纔去忙彆的。

“要不要睡會?”顧南臣給她倒了一杯開水,喂葉紫夏喝了一點,放在床頭櫃上。

“還是先不睡了吧,很快就要吃晚飯了。”

葉紫夏看了下時間,反應過來,驚呼了一聲。

“啊!”

“怎麼了?”顧南臣緊張看著她,眉頭緊蹙,就擔心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。

葉紫夏見他緊繃著俊臉,眉目含笑。

“現在都放學了,怎麼還不見孩子們過來啊?”

顧南臣鬆了一口氣,還以為她驚呼什麼。

“剛剛葉連峰在這裡,我讓司機把他們接回去家裡了,等會應該跟林叔他們一起過來這邊!”

葉紫夏想孩子們,可是想想還是不想他們過來了。

“要不就讓他們在家裡吧,跑來跑去也挺麻煩的。”

顧南臣目光揶揄睨著她,手指輕輕捏了捏她的臉。

“你不是想他們?”

葉紫夏尷尬笑了笑。

“想歸想,不過我不想他們跑來跑去的,還是讓他們在家裡比較好!

再說了,姨婆也在家裡了,讓孩子們就在家裡多陪陪姨婆吧!”

“那你給他們打電話,你自己告訴他們吧,省得又怪我這個父親不給他們過來陪你!”

顧南臣哼唧了聲,意見滿滿。

葉紫夏噗嗤一聲笑眯了眼,“你撥打,我跟他們說行了吧!”

顧南臣嘴角彎了下,他也不想孩子們過來這裡,會吵到她休息。

顧南臣撥通電話,開了擴音。

“爹地,什麼事啊?”

顧子恭的聲音傳來,似乎挺忙的。

“寶貝,是我!”葉紫夏聲音溫柔無比,眉眼含笑,對孩子滿滿的寵溺。

顧南臣望著她溫柔的笑臉,目光熾熱起來。

“咦?是媽咪!”

彼端的小傢夥激動起來,很快就引來了弟弟妹妹。

紛紛在那邊喊著葉紫夏,一聲聲奶音讓她幸福感滿滿。

“媽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