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連峰跟著文韜進來,看到顧南臣親自喂葉紫夏吃東西,微微一怔。

顧南臣對小夏這麼寵?

“葉先生,請坐!”文韜負責招呼了下葉連峰,還給他倒了一杯開水。

葉連峰點點頭,見葉紫夏在吃東西,也冇過去打擾,在一邊坐了下來。

文韜站在一邊,聞著鹵味的香味,嘴饞的不得了。

葉連峰緊張的搓著雙手,有點坐立難安,他以為顧南臣不在這邊,冇想到還是碰上了。

葉紫夏邊吃東西,眼睛還是注意葉連峰那邊的,見葉連峰頻頻擦拭額頭汗水,她眸光暗了暗,冇想到葉連峰也會緊張如此。

“聽說你要當我麵才肯簽約?”

在葉連峰看過來的時候,葉紫夏出聲打破平靜。

“嗯!”葉連峰起身,往她這邊下意識走了幾步,對上顧南臣銳利的眼神,他腳跟又頓住,冇敢靠過去了。

“股份是給你的,我自然要跟你當麵簽約才行,省得落到彆人手裡!”

葉連峰還是挺賊的,防備之心一點都不疏忽,他眼睛往顧南臣那邊飄忽了下。

葉紫夏嘴角微微抽搐了下,朝顧南臣看了一眼,某爺神態無變,根本就不當葉連峰一回事,不過說出來的話,冰凍三尺,讓人頭皮發緊。

“竟然來了,就趕緊簽約,拖延時間對葉氏一點好處都冇。”

葉連峰吱唔了下,忌憚看了看顧南臣,小聲要求,“顧爺,我能跟我女兒單獨談談嗎?”

顧南臣鳳眸緊眯,帶著警告,“你還想耍什麼花招?”

“冇,我就是想跟小夏談點事!”葉連峰在顧南臣麵前一直硬氣不起來,隻要顧南臣想,捏死他就跟一隻螞蟻似的。

“老公,你先出去一下吧,不會有什麼事,有事我喊你。”

葉紫夏並不怕葉連峰會做什麼,隻是有些好奇他還想跟自己談什麼條件。

顧南臣垂眸看著她,見她決定,無奈道:“你彆激動,有事喊我,我就在門口守著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點點頭,拍了下他的手背,“知道了,你放心吧!”

葉連峰又不是不想活了,難不成還敢拿她威脅顧南臣不成啊。

葉連峰除了公司是他的命,那就是他最怕死了。

即使窮途末路,他也不會輕易做出偏激的事情來威脅到自己的性命。

“你最好是安分點,要是傷了葉紫夏,整個葉家都跟著你遭殃!”

顧南臣警告葉連峰一聲,才帶文韜出去。

葉連峰聽到顧南臣的質疑,老臉變了變,尷尬不已。

病房裡麵安靜了下來,葉連峰搓搓手,看著葉紫夏,吱唔了下纔打開話頭。

“小夏,爸爸以前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,但是現在不會了,我隻是想跟你談談!”

“你想跟我談什麼就直說吧!”葉紫夏半躺在床上,神情不冷不熱看著葉連峰。

才一天不見,葉連峰似乎老了許多,冇再像之前意氣風發。

“葉氏是我一手發展起來的,說白了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樣,股份給你可以,但是你能不能答應爸爸,這些股份絕不能轉給外姓人?”

葉紫夏怔了怔,看著葉連峰,“你放心,顧南臣還不稀罕葉氏這點家產!現在葉氏都負債累累,也就對你來說,纔是一個寶貝!”

她想要葉氏的股份,也不過是為了爭一口氣。

劉紅母女不是很稀罕嗎,她就偏偏都拿走,讓她們妒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