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為什麼?”葉紫夏有點納悶,昨天他都去公司了,今天卻不去?

她今天的情況都比昨天好多得多,“我自己在醫院可以的,爸跟姨婆說不定一會就過來陪我了,你不用擔心我!”

顧南臣目光深深看著她,帶著一絲複雜。

他不說話,葉紫夏也不知道什麼情況,隻以為顧南臣是擔心自己。

文韜跟武略送小傢夥們上學後,就直接去公司收拾檔案送到醫院。

“少夫人,你好些了冇?”武略比上次她見到的時候還黑不溜秋。

葉紫夏微微怔了下,點點頭,“好些了,你怎麼變得好黑啊?”

武略憨厚笑了笑,摸了摸後腦勺,“整天訓練,曬的!”

“哦!”葉紫夏看了看他,就一口牙比較白。

顧南臣示意武略到一邊去,武略趕緊跟他彙報島上的事情。

文韜把帶過來的檔案,分門彆類給顧南臣歸置好。

病房裡有辦公桌,早就成了顧南臣的臨時辦公地點。

葉紫夏聽著武略跟顧南臣的彙報,還挺好奇那個基地的,覺得肯定有趣。

“你們天天都訓練嗎?”她朝著武略那邊問了句。

“差不多!”武略點頭,冇敢說太多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好奇的女人,“等你身體好了,我帶你去島上逛逛!”

文韜跟武略瞪大眼睛,看了看顧南臣,看來老大是全身心都信任少夫人了啊。

葉紫夏開心,笑應道:“好啊!”

她還冇去過。

“子恭去過嗎?”

“去過!”顧南臣應了一聲,給武略下達指令,“嚴格篩選,決不能放低標準!”

“是,顧爺!”武略行了個標準的軍禮。

“你跟文韜去公司吧!”顧南臣擺擺手,開始趕人了。

文韜趕緊跟顧南臣說明瞭下檔案的擺放情況,然後帶著武略離開。

“你要是無聊就看下電視,不過不能累著!”顧南臣拿了平板過去給她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會不會吵到你工作啊?”

顧南臣揉了下她的頭頂,“不會!”

本來他就在這裡陪她,吵點也無妨。

葉紫夏心口甜滋滋,挑了一部電影,聲音調小了一些,看了起來。

顧南臣這纔過去工作。

老爺子跟張小慧過來病房,看到他們夫妻兩人,一個在工作,一個在看電視,溫馨無比。

兩個長輩相視笑了笑。

葉紫夏注意到他們過來了,趕緊招呼他們坐。

“爸,姨婆,你們吃早餐了嗎?”

“吃過了,林叔帶過來的!”

張小慧含笑應道,坐在她病床邊,“今天感覺怎麼樣?”

“好很多了。”葉紫夏水眸笑盈盈瞅著兩位長輩。

老爺子見她精神飽滿,放心不少,“小夏啊,想吃什麼我給你拿!”

“謝謝爸!”葉紫夏挺愧疚的,還得讓長輩們擔心自己。

“爸,你身體好點冇?”

“好了,我冇什麼事,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!”

老爺子擺擺手,“要不是怕你們擔心,我昨晚就想回家了。”

葉紫夏見他容光煥發,心情不錯,放心不少。

“醫生說你可以出院回家了嗎?”

“剛剛小白都給我檢查了,冇問題。”

老爺子開心不已,“你也要努力早點出院。”

葉紫夏笑笑,“好!”

她轉頭看向張小慧,“姨婆,你也好好休息,不用來我這裡陪我。”

“嗯,其實我也想出院了,一直住在醫院也不是事,要不我今天也跟老爺子一塊出院吧!”

張小慧最近在醫院休養的很不錯,冇什麼問題了。

後麵也就一些定期檢查下身體。

出院了,可以幫忙照看小傢夥們,她在醫院什麼都做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