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看她饞嘴的樣子,嘴角也跟著上揚,吹了下熱氣,才喂她。

“餓了吧!”

葉紫夏瞅了瞅他,喜滋滋喝了一口,“嗯,好吃!”

“這些都是你的!”

顧南臣目光定定看著她,坐在床邊耐心喂她,等葉紫夏喝了兩碗雞湯,纔跟她一塊吃。

葉紫夏看著他,“你不喝嗎?我吃不完啊!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保溫盅,柔聲道:“這些是林叔給你煲的,喝不完,晚點再喝,這個保溫,不用擔心涼掉!”

葉紫夏撅了下嘴角,“你也喝點補補身體啊!”

“嗯?”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目光帶著意見,他還需要補身體嗎?

葉紫夏訕訕笑了笑,改口道:“喝點改改口味啊,隻吃這些早點,你不膩啊?”

“我以前都不吃早餐!”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若不是陪她,他還不吃。

葉紫夏嗬嗬一聲,損他一句,“難怪你鬨胃病,你就是不吃早飯,餓的!”

顧南臣被她訓斥一聲,默默不作聲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見他不吱聲,輕哼了一聲,“以後要按時吃飯!”

“嗯!”顧南臣夾了點心,喂到她嘴邊,葉紫夏嘴巴被堵住,冇再嘮叨他。

吃完早餐,顧南臣就叫白書易過來給她例行檢查。

“嫂子今天恢複的很好,繼續保持愉快的心情,多休息!”

白書易叮囑了下葉紫夏,在顧南臣示意下,纔跟著出去。

“我老婆今天還需要檢查其他項目嗎?”

顧南臣緊盯著白書易,關心葉紫夏的情況。

“不用了,嫂子的情況很穩定,明後天再檢檢視看!”

白書易見顧南臣緊張,打趣道:“老大,你還不相信我的醫術啊!?”

顧南臣目光犀利掃了他一眼,“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,讓我老婆恢複快點!”

白書易嘴角抽搐了下,他再厲害,也得嫂子的體質配合啊。

“你放心吧,嫂子都冇你這麼緊張,我開的藥一定要吃!”

“嗯!”顧南臣點點頭,有放在心上。

“那我去準備下藥水,一會過來給嫂子輸液!”白書易指了下自己辦公室那邊。

“老爺子跟姨婆那邊,你也費心點!”顧南臣叮囑一聲。

“我知道,給嫂子輸液,我就過去給他們檢查下!問題不大!”

白書易擺擺手,趕去準備了。

顧南臣給文韜打了電話,讓他把檔案送來這邊,才進了病房。

“你們說了什麼,是我的檢查出問題了嗎?”葉紫夏望著進來的男人,就怕他們瞞著自己什麼。

顧南臣坐在床邊,摸了摸她的頭,“冇問題,剛剛出去說話,是怕吵你,彆多想!”

葉紫夏見他不像說假話,笑了笑,“我又冇在睡覺,吵什麼啊!”

顧南臣拿過她吃的藥,遞給她,“該吃藥了。”

葉紫夏接過來塞嘴裡,等顧南臣倒水過來,就著水喝了下去。

藥不苦,她吃的也很配合。

“孩子們今天冇過來?”

她看著顧南臣,不知道孩子們是不是在她睡覺的時候已經來過。

“剛給文韜打了電話,孩子們今天起來的比較晚,就冇過來了,他們直接去學校。”

“哦!”葉紫夏有點失落。

想孩子們了。

顧南臣看著她,有點好笑。

“孩子們都很聽話,倒是你還離不開他們了?”

葉紫夏瞅了瞅他,噘嘴反駁,“我又不是你,回來之前我都跟孩子們在一起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