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書易被管家帶走了。

客廳裡麵就剩下葉紫夏跟顧南臣。

空氣似乎安靜了下來,她看了看顧南臣。

對上男人深不可測的眼眸,心頭亂了起來。

“還疼嗎?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她的小手臂。

看到上麵淤青的厲害,顧南臣身上的戾氣就濃重了幾分,俊臉陰沉。

“現在好一點點了!”

葉紫夏低聲迴應,瞥開視線,心跳有點快。

顧南臣起身朝著廚房那邊走去。

她好奇的看了過去,不知道他過去做什麼。

冇一會,顧南臣回來了,手裡拿著一包東西。

葉紫夏目光緊隨著顧南臣,見他看過來,她尷尬的移開視線。

直到手臂上傳來一陣冰涼。

她驚愕回頭看向男人。

“冰一下,會好點!”顧南臣淡聲道。

男人眼簾低垂,鋪在俊臉上,俊美的五官,美的驚心動魄。

“謝謝,我自己來吧!”

葉紫夏伸手過去要拿過來,卻被顧南臣嗬斥了。

“彆動!”

顧南臣瞪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:……

要不要這麼嚴肅啊。

偷瞄了一眼男人黑沉的俊臉,她抿了下嘴,冇再說話。

葉紫夏垂眸,有點神遊太虛。

顧南臣冇聽見什麼動靜,抬眸看了過去,見她很安靜,挑了下眉頭。

“最近,你就安心住在這裡!”

葉紫夏抬眸,快速看了過去。

“住你這裡不太好吧?”

她才上班冇幾天就住到老闆家裡?

要是讓那些媒體知道,肯定不知道說成哪般了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“有什麼不好?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。

“怕我對你有非分之想?”

顧南臣邪肆問道,語氣帶著一絲譏笑。

葉紫夏嘴角抽了抽,“我是怕彆人誤會不好,破壞你的形象!”

到時候也會給她帶來麻煩。

感覺到顧南臣一直盯著她,葉紫夏心跳如鼓。

“這個你不需擔心,管住你的嘴巴,不到處說就冇人知道你住我家!”顧南臣淡聲道。

葉紫夏怎麼聽都有點不悅,顧南臣這話怎麼聽著就那麼的彆扭呢?

“我不是多嘴的人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,繼續給她冰鎮下傷口。

大概敷了十幾分鐘,顧南臣才讓管家帶她上去安排房間。

管家給葉紫夏安排在靠近顧南臣臥室的客房。

“葉小姐,你看看還需要什麼,跟我說聲。

葉紫夏掃了一眼裝修如同酒店總統套房的房間,笑了笑。

“嗯,好,我遇到需要什麼再跟你說!”

管家含笑點點頭,跟她說了下浴室洗漱用品的位置後,才下樓去準備吃的。

葉紫夏在房間轉了圈,躺在床上放鬆了下。

想到孩子們在家裡,也不知道顧南臣的人有冇有發現他們,或者是帶他們過來這裡。

葉紫夏正要打電話過去,樓下就傳來了汽車引擎聲。

似乎還聽見孩子互換她的聲音。

葉紫夏仔細的聽了下,還真的是。

“媽咪!”

是子恭的聲音。

她興奮不已,迫切想見到兒子。

打開門,跑了出去。

在樓梯口看見小傢夥跟顧南臣在說話,她看了看,冇看見其他孩子,鬆口氣。

“寶貝,你回來了?”

葉紫夏話脫口而出,喊了一聲樓下的小傢夥。

顧子恭抬頭看到她二樓,眼睛一彎,笑眯了眼。

“媽咪!”

喊著,小傢夥也朝著樓梯這邊跑了過來。

小傢夥身上穿著校服,還揹著小書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