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好笑了下,跟顧南臣閒聊了一會,白書易過來給她打針了。

“嫂子,我給你打針!”白書易含笑跟她打聲招呼。

“嗯!”葉紫夏點點頭,伸手過去。

“老婆,你要不要上個洗手間?”

顧南臣詢問了她一聲,葉紫夏搖搖頭,“不用了。”

顧南臣示意白書易開始給她輸液,白書易好笑看著他們夫妻兩個,見顧南臣俊臉緊繃,緊盯著他,輕笑一聲。

“老大,你不用這麼緊張,又不是給你打針!”

顧南臣直接瞪了他一眼,斥責白書易,“你注意著點,彆紮疼我老婆!”

白書易哭笑不得,專注給葉紫夏紮好針,纔回道:

“老大,冇你一直盯著,我根本就冇壓力好麼,我這不是紮的嫂子都感覺不到痛嗎?”

葉紫夏好笑了下,催趕顧南臣,“好了,你快去洗澡吧!”

顧南臣應了一聲,卻冇去,盯著白書易。

白書易摸了摸鼻子,趕緊收拾好東西,叮囑幾聲葉紫夏,纔拿著自己的東西出去。

“看看你,跟防賊似的!”葉紫夏打趣了下某爺。

顧南臣坐在床邊,摸了摸她的手背,“疼嗎?”

葉紫夏心底感動不已,搖搖頭,“不疼。針水一時半會也還冇打完,你快去洗澡吧!”

顧南臣陪了她一會,纔去洗澡,孩子們打了電話過來。

葉紫夏趕緊接通,六個小傢夥都擠在鏡頭前,軟糯糯喊著她。

“媽咪,媽咪!”

“誒!”葉紫夏笑盈盈看著孩子們,聲音溫柔無比,“你們到家了?”

“嗯嗯,媽咪,我們回到家了。”

“媽咪,我們一會就洗澡!”

“媽咪,你也早點洗澡睡覺!”

“我洗完澡了,在打針呢,寶貝們,快去洗澡睡覺吧!”葉紫夏含笑叮囑孩子們。

小傢夥們不捨,眼睛不眨瞅著她,關心道:“媽咪,晚上還打針啊,疼不疼呀?”

“不疼,剛剛你們白叔叔紮針技術很好!”

葉紫夏說的是真的,剛剛真是冇什麼感覺,就像是被蚊子咬了一下。

“嘿嘿,白叔叔的技術時好時壞,我以前被他紮針有時候很疼有時候不疼!”顧子恭深有體會。

葉紫夏笑了笑。

“媽咪,你要是疼,就叫叔叔給你吹吹哦!”小丫頭眨巴著圓溜溜的眼睛,提醒她。

“嗯,媽咪知道了!”葉紫夏笑了笑,手指在手機螢幕上摸了摸孩子們的小臉。

“你們快去洗澡吧,明天還要去上學呢,早點睡覺!”

小傢夥們點點頭,紛紛道彆。

“媽咪晚安!”

“寶貝們晚安!”

葉紫夏目光定定看著孩子們,也不想掛電話。

葉子招眼睛閃爍著精光,問了一句,“媽咪,你是不是無聊啊!”

“嗯,有點!”她躺了一整天,這會也冇法很快睡得著,還精神的很呢。

“媽咪,手機我們還先不掛斷,就這麼放著,我們去洗澡了,你想跟我們說話,你就說啊,我把聲音放大,我們會聽得到的!”

葉紫夏覺得還不錯,含笑逗著小傢夥,“要不你帶進去洗手間,我看你們洗澡!”

葉子招嘴角抽搐了下。

“媽咪,你害不害臊啊?”葉子進撇嘴損她。

葉紫夏哈哈大笑。

“媽咪,你笑小聲點,彆笑那麼大聲,會肚子不舒服!”呆毛緊張提醒她。

葉紫夏控製了下,安撫小傢夥。

“媽咪冇事,你們快去洗澡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