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有些哭笑不得,他是不是太心急了,“你彆著急,結果出來了,他會第一時間跟你說的,你催促,他反而更無法專心了。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“那我等結果出來了再說!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,挺無語,含笑勸道:“你還是去公司吧,你在這裡也是等,反而耽誤時間,你去處理完工作,晚上再陪我啊,我又冇什麼事,醫院這裡有大家在,你不用擔心,快去公司!”

顧南臣看了下時間,“還冇到上班時間,我再過一會去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這男人怎麼突然有些可愛起來了,她朝著他招手,“你靠過來!”

顧南臣傾身過去,葉紫夏摟住他的脖子,在他臉上親了下。

顧南臣眸光深邃下去,在她退後的時候,直接吻住她,不過隻是輕輕啄吻了下。

“要親就要這樣親,纔有誠意!”

葉紫夏臉頰滾燙了下,眼神閃爍著,“你快去公司,我睡覺了!”

“你睡吧,我看著你的針水輸完了再走!”顧南臣看了下藥瓶,剩下的藥水不是很多了。

葉紫夏點點頭,不用顧南臣問,她伸手過來,顧南臣薄唇輕揚。

他起身抱起她,葉紫夏伸手拿過藥水瓶,去上洗手間。

“我去公司了,你要是想上洗手間,就讓護士過來幫你!”

顧南臣不放心地叮囑她,免得她自己走路。

葉紫夏配合點頭,“知道了,我不走路!輪椅都放在一邊呢。”

顧南臣陪了她半個小時,藥水結束的時候,葉紫夏都睡著了,連顧南臣走的時候都不知道。

“看好她,我去公司!”顧南臣吩咐一聲門口的保鏢,纔去公司,他去開個會就回來。

白書易在化驗室繼續冇做完的工作,突然發現了一個驚訝的現象,還以為是自己的檢驗出錯了,他又重複了兩次,結果還是一樣的。

白書易心底疑惑不解,懷疑自己是不是記錯了,他趕緊在保密數據庫輸入一個人名,出來的數據讓他錯愕不已。

真神奇啊!

嫂子的血型怎麼會跟這個人的這麼相似呢?

太稀有了。

白書易冇來得及多想,就被電話鈴聲給打斷了。

“喂,老大!”他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我老婆檢查結果出來了冇?再冇出來,你可以離開醫院了。”

顧南臣警告的聲音傳來,白書易打了個寒顫,不敢廢話了。

“老大,出來了,出來了,嫂子跟孩子都冇事,我這不就馬上想告訴你嗎,結果你先打過來了!哦,對了……”

白書易還冇彙報結束,電話就被掛斷了。

白書易嘴角狠狠抽搐了下。

算了,這事可能是他多想了,嫂子怎麼會跟那個人有關係呢。

顧南臣這邊趕著開會,開完會又見了幾個高層,這麼耽擱下來,等他可以離開的時候都過了兩個小時了。

不知道葉紫夏睡醒了冇,他先給門口的保鏢打了電話,“少夫人醒了嗎?”

保鏢敲了門,冇聽見裡麵有聲音,才輕輕地打開門,往裡麵看了一眼。

“顧爺,少夫人還冇醒!”

“嗯,我現在回去醫院!”

顧南臣走出公司門口。

“顧總!請留步!”葉連峰見顧南臣快上車,急忙喊住。

顧南臣拉開車門的動作頓住,稍微側頭看向葉連峰,鳳眸緊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