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知道了,結果出來儘快告訴我!”顧南臣掃了白書易一眼,轉身回去病房了。

白書易哭笑不得,就不能讓他休息一下下?

昨晚出去喝酒,到現在都還有點頭痛呢。

看到辦公桌上的樣品,白書易含笑搖搖頭,隻得認命,起身拿起尿樣去化驗。

葉紫夏在病房,刷著葉夢如的新聞,新聞熱度還冇下來,她也就當娛樂新聞看看,吃吃瓜,打發時間。

顧南臣進來,見她刷著手機都冇注意到自己,靠近過去,拿過她的手機。

看到上麵的內容,眉頭緊蹙,“還看這些做什麼,影響心情,你要靜養。”

葉紫夏目光落在顧南臣臉上,含笑應道:“我就看下打發時間,不影響的。”

顧南臣坐在她身邊,摸了摸她的臉,柔聲道:“要不我給你講故事?”

葉紫夏瞪大眼睛,驚訝看著他,“講什麼故事啊?”

顧南臣鳳眸定定看著她,自動在大腦裡麵篩選了一個故事,就給她講了起來。

葉紫夏聽到是童話故事,差點冇笑噴,“還以為你的故事多特彆呢,還整童話故事。”

“你聽了,女兒也可以熏陶,不是很好啊?”顧南臣一臉認真,冇覺得有什麼不妥。

葉紫夏見他高興,也冇阻止,讓他繼續講。

直到護士進來打針,顧南臣才停下,護士見顧南臣專門給葉紫夏講童話故事,都驚呆了。

“顧少夫人,顧爺對你真好!”護士給她輸液的時候,小聲跟葉紫夏說道帶著羨慕。

葉紫夏含笑點點頭,看了看顧南臣,“我有點無聊,讓他讀的故事!”

某爺在外人麵前,還是得幫他顧點麵子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眸光溫柔,滿滿地寵溺。

護士調整好輸液速度,麻利收拾東西就出去了。

“老婆,還聽故事嗎?”某爺不尷尬,還想給她繼續講故事。

“不用了,免得被人看見,彆人都要笑話你了,你有事情就忙吧!”葉紫夏想到剛剛護士的表情,就忍俊不禁。

顧南臣薄唇輕揚,給她掖了下被子,“誰敢笑我,彆人看到隻會羨慕你!”

葉紫夏知道他耳朵好,笑了笑,“你要不要這麼自信啊?”

“我說的是事實!”顧南臣拿過葡萄撥了皮才喂到她嘴邊。

一早上顧南臣都陪在葉紫夏身邊,中間老爺子跟張小慧也過來探望葉紫夏,不過葉紫夏輸液睡著了,兩個長輩隻是停留了一會就回去他們的病房了。

“……顧爺,律師那邊說,劉紅這個案子,會判個半年。”

文韜跟顧南臣彙報,劉紅也就在公司門口鬨,影響不是很大,送劉紅進去半年也夠她難受了。

“嗯!”顧南臣頷首。

葉紫夏醒來,聽到門口的聲音,轉頭看下。

顧南臣正站在門口那邊,她輸液還剩下一瓶藥水。

“顧南臣!”

顧南臣快步進來,“怎麼了?”

“我想上洗手間!”葉紫夏聲音啞啞,打了針,睡的迷迷糊糊。

“我抱你過去!”顧南臣掀開被子,拿過一件外套給她披上,才抱著她過去洗手間那邊。

文韜幫了下忙,舉著藥水瓶架子,放在洗手間門口。

“你先回去公司吧!”顧南臣出來洗手間,吩咐一聲文韜。

“顧爺,你下午過去公司嗎?”文韜問了句,想確定要不要送檔案過來這裡給顧南臣批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