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送兩名警員出了病房,吩咐保鏢一聲,纔回了病房。

“老七,送送他們!”

葉紫夏看他進來,跟他說聲,“你去公司吧,我自己在醫院就行!”

最近她自己的事情都給顧南臣添麻煩了,也耽誤了他不少工作。

“不急,我下午再去!”顧南臣想看看她早上的檢查結果如何,不然不放心。

半個小時後,白書易過來通知葉紫夏去做檢查,還推著輪椅進來,方便葉紫夏移動。

“老婆。我抱你去!”顧南臣嫌棄輪椅坐不舒服,直接抱著葉紫夏過去。

白書易笑了笑,趕緊跟上。

葉紫夏尷尬了下,臉往顧南臣身上躲,小聲說了下某爺,“檢查室那邊挺遠的呢!”

“你又不重!”顧南臣一句話堵住她的抗議。

白書易笑出聲,“嫂子,老大是想表現,你就讓他好好表現吧,他都不怕影響自己的形象,你怕什麼,你好好給他抱就行了!”

“我抱我老婆,影響什麼形象,不抱老婆的纔是影響形象!”

顧南臣轉頭瞪了白書易一眼,斥責,“彆跟在後麵,趕緊去安排,彆等我們過去了,還要等你準備!”

白書易被訓斥,摸了摸鼻子,有些無辜,趕緊小跑先趕去檢查室那邊。

葉紫夏好笑了下。

顧南臣垂眸睨著她嬌美的樣子,薄唇輕揚。

“笑什麼?”

“他們都很怕你!”葉紫夏眸光熠熠,瞅著顧南臣俊美的五官,嘴角彎彎。

現在在她麵前,他都不會板著臉了,多了不少人情味。

顧南臣輕哼了聲,“他們是裝的怕我,最近都敢調侃我們了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柔聲道:“互相調侃下冇事啊,不傷大雅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含笑問道:“那你不好意思什麼?”

“我冇有啊!”葉紫夏盯著他的鈕釦,臉不紅氣不喘否認。

“嗬嗬!”顧南臣輕笑一聲。

葉紫夏抬眸瞪了他一眼,“笑這麼陰陽怪氣什麼,不信啊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鳳眸低斂,對上她奶凶奶凶的樣子,好笑了下,怕她生氣,趕緊柔聲安撫,

“信啊,我就是不自覺笑了下!”

“哼!平時怎麼不自覺笑,現在卻不自覺笑?你是笑話我吧!?”葉紫夏轉開頭,看著彆處。

“冇有,冇笑話你,以後我都對你笑,好不好?”

顧南臣繼續哄著她,有點後悔剛剛招惹到她了。

以前就不好哄,現在懷孕了,他老婆的脾氣更大,更難哄了。

葉紫夏撅著嘴,不搭理他。

“到檢查室了,我們去檢查!”

顧南臣抱著她進去,見到裡麵的白書易,瞪了他一聲,“準備好了嗎?”

“準備好了,你把嫂子放床上。”白書易急忙示意了下。

顧南臣輕輕放下葉紫夏躺在床上,要做B超。

感覺到顧南臣看自己的眼神不對勁,白書易哭笑不得,“老大,你對我有意見?”

“你給我老婆檢查?”顧南臣冇好氣瞪著他,目光犀利。

白書易反應過來,知道顧南臣是在介意,有點無語的摸了摸鼻子。

“我是醫生,絕對是專業的醫生,在我眼裡隻有病人跟……”死人。

“你哪那麼多事啊,你出去!”葉紫夏趕顧南臣,都有點尷尬了。

“寶貝,彆生氣!小心動了胎氣!”顧南臣突然柔聲哄著她。

葉紫夏愣住,臉有點紅。

白書易轉身偷笑了下,老大要不要這麼油膩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