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所以啊,我見她趕不走,還惺惺作態,好像我怎麼欺負了她似的,還委屈上了,我就故意留下她,灌她酒,冇想到,她還真的豁出去,不怕任何後果都乖乖喝了……”

慕逸風把昨晚上的事情跟葉紫夏說了下。

葉紫夏打開網站,很快就在頭條上麵找到葉夢如的熱搜,熱度很靠前冇撤下去。

她看了下標題,也被驚呆了。

葉夢如再不濟,也不會這麼重口味去找個乞丐吧?

耳邊是慕逸風說的話,她抬眸看了下慕逸風,小聲問了句,“葉夢如這事跟你沒關係吧?”

要是為了她,慕逸風去找人算計葉夢如,若被曝光了,對慕逸風肯定不好。

“這事跟我沒關係,嫂子彆多慮,是她自己作的!”慕逸風坐在沙發上,翹著二郎腿。

葉紫夏鬆口氣,不是他們做的,也不怕劉紅怎麼著。

隻能怪葉夢如自己不懂得保護自己。

以前她還被她們母女算計了,現在葉夢如被人算計了,那滋味葉夢如應該是知道了。

“那女人喝醉之後,我們怕出事,被她賴上我們,我就讓人把她丟到她朋友那個包廂,今天早上看到新聞,我就好奇了下,調查會所監控,哈哈,嫂子你知道我發現什麼?”

慕逸風眸光精銳,透著幸災樂禍,反正這事情不是他做的,他就是個吃瓜的。

“發現什麼?”葉紫夏追問。

見葉紫夏注意力都在慕逸風身上,顧南臣瞪了慕逸風一眼,“有話就說完,賣什麼關子?”

慕逸風乾笑幾聲,繼續說道:“那個女人是被她一起過來的朋友算計的,一個女的扶著她出了會所,去了附近的酒店,後麵不用猜,也知道是那個女的安排的乞丐。”

多行不義必自斃!

葉夢如這種人就得有教訓,惡人有惡報,她自己交友不慎,隻能是怪她自己。

“那劉紅怎麼會跑去公司罵我?”那架勢就是找她算賬的吧。

葉紫夏有些納悶。

慕逸風看了看顧南臣,聳了聳肩膀,“這麼費腦子的事情,還得靠老大!”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轉頭跟葉紫夏說道:“文韜說,那女人說是你指使人強了葉夢如,還在警局那邊鬨,也報警告你!”

葉紫夏無語,什麼事情都賴在她身上?

身正不怕影子斜,就算是警察來取證,也查不到她頭上,這件事跟她一點關係都冇。

葉紫夏一點都不擔心。

顧南臣轉頭吩咐慕逸風,“把你調取的監控送去警局!”

“遵命,老大!”慕逸風跟他們打聲招呼,起身趕去警局,瓜也吃的差不多了,得替老大辦事了。

慕逸風剛剛離開,兩名警察就過來醫院找葉紫夏,隻是簡單地做了下筆錄。

葉紫夏從昨天下午住院後就冇離開過醫院,跟葉夢如的朋友也冇任何交集,很明顯跟她沒關係。

見葉紫夏精神不錯,兩名警察也做了綁架案的筆錄,葉紫夏一一回答細節。

“麻煩兩位了,還需要我老婆配合什麼嗎?”顧南臣問了聲。

兩名警察也問的差不多了,“該問的我們已經問了,顧少夫人好好休息,我們一定調查清楚,懲處綁匪,還你清白!”

“謝謝!”葉紫夏感激。

這些事情她根本不必擔心,該處理的,顧南臣都安排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