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紅不僅冇扳回一城,還把自己給弄進了警局。

文韜知道葉紫夏在住院,冇敢告訴葉紫夏,隻是彙報給了顧南臣。

“告訴律師,該怎麼走程式就怎麼走程式,送她進去!”顧南臣震怒。

跑去公司門口汙衊他老婆,找死。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,誰招惹到他了,她冇聽到電話內容,隻能等顧南臣打完電話,才問出口,“老公,怎麼了?”

顧南臣猶豫了下,喂她吃完早餐,不想影響她的心情。

葉紫夏知道他不想說,也問不出什麼,安靜吃早餐,孩子們這時候打來電話。

跟她問好,葉紫夏跟孩子們視頻了一會才掛了電話,孩子們直接過去學校了。

“看來他們在慕逸風那邊玩的很開心啊!”她笑了笑,跟顧南臣說道。

“慕家長輩寵他們,跟老爺子差不多!”顧南臣一點都不擔心孩子們在那邊會受到委屈。

慕家比顧家還簡單很多,不像顧家勾心鬥角,水深。

葉紫夏欣慰不已,“他們走到哪,都適應很快!”

“嫂子,你看新聞了冇,那個葉夢如太噁心了!”慕逸風知道葉夢如出事,也是一臉吃瓜,冇想到葉夢如這麼重口味啊。

顧南臣眉頭皺了下,並不想這些事情影響葉紫夏的心情,冇想到他防了一個早上卻被慕逸風這個大嘴巴給暴露了。

葉紫夏奇怪,看向風風火火進來的慕逸風,“什麼事?”

慕逸風看了看他們夫妻兩人,對上顧南臣警告的眼神,他訕訕的笑了笑。

“嗬嗬,我想起還有事情跟老白說,我先過去老白那邊!”

慕逸風轉身就要出去,卻被葉紫夏叫住了,“慕少,你趕緊說啊,慫什麼啊,你這麼說一半就不說了,會很討厭!”

慕逸風訕訕笑著,看了顧南臣一眼,“老大知道,你問老大唄!”

慕逸風直接甩鍋,明顯就是老大不讓嫂子知道的,他要是說了,豈不是撞到老大的槍口上。

葉紫夏看向顧南臣,顧南臣對上她的目光,心虛了下。

“我怕影響你心情,冇讓你知道!”某爺趕緊解釋。

慕逸風看著顧南臣那樣,心底腹誹了一聲,老大也有慫的時候啊。

“剛纔你的電話也是說這事?”葉紫夏好奇看著他,追問孩子們打視頻前那個電話內容。

“不是!”顧南臣看了看她,跟她解釋了下,“可能是因為那個女人的事情,她母親到公司鬨事,罵了一些話很難聽,文韜把那劉紅給送去警局了。”

葉紫夏眸光閃了閃,不用問,也知道劉紅罵了什麼。

以前在家裡,她冇少聽,罵的很難聽,還各種汙衊,栽贓。

“送的好!”葉紫夏給文韜點讚。

顧南臣見她讚成,放心了些,“那女人膽敢誹謗你,我讓律師去處理了。”

“謝謝老公,把我的手機給我!”葉紫夏伸手到他麵前,顧南臣趕緊遞給她。

慕逸風笑了笑,邊跟葉紫夏說道:“嫂子,我們昨晚在會所聚會,那個葉夢如就自己跑了過來我們包廂,扯著你的關係接近我們,好不好笑,臉皮挺厚的,趕都趕不走。你跟他們不是斷絕關係了嗎?那女人竟然還這麼不要臉。”

葉紫夏看了看慕逸風,點點頭,“是斷絕關係了!”

葉家那些人,臉皮多厚,多無恥,她早就認識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