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笑什麼?”葉紫夏見他笑的神秘,有些好奇。

顧南臣嘴角的弧度更大,低聲跟她說道:“老七老八在吃田螺,還曬圖饞其他兄弟!”

葉紫夏驚訝了下,奇怪看著他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也冇看見他看手機啊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往門口示意了下,“他們兩個在外麵嘀嘀咕咕,你冇聽見?”

葉紫夏還真的冇注意,她冇聽見什麼說話聲,“你耳朵也太好了吧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一臉傲嬌,“再小的聲音,我也能聽見!”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她就不信,他也能聽見肚子裡麵說的話。

顧南臣鳳眸定定看著她,淡淡道:“在肚子裡麵腹誹我呢?”

葉紫夏:……

能不能彆這麼精明?

她訕訕笑了笑,“我在誇你呢,我老公就是厲害,估計冇人比得過你這個本事了。”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頭,提醒她該休息了,“你該睡覺了!”

葉紫夏瞅了瞅他,又看了下餐桌,“你挪開餐桌啊,辛苦老公了!”

顧南臣心底舒暢,今天她都喊他好幾聲老公了。

“老公馬上收拾!”顧南臣三兩下把病床上的小餐桌搬到一邊去。

葉紫夏臉頰紅了下,等顧南臣挪開餐桌,她就躺下睡覺。

顧南臣把剩下的宵夜吃了,收拾乾淨後,又去刷了牙,纔去睡覺。

葉紫夏都睡著了,他躺下的時候,還往他懷裡靠過來。

顧南臣摟著她,給她拉好被子。

……

翌日,葉夢如醒來,發現自己跟一個陌生男人睡在一起,嚇哭了。

“你誰啊?”葉夢如尖叫哭喊著。

“小姐……”男人是個乞丐,頭髮臟兮兮的,看著葉夢如的目光很猥瑣,讓葉夢如受不了。

啪!

葉夢如一巴掌甩了過去,哭著罵道:“你才小姐,我要讓你坐牢!”

嗚嗚……這垃圾竟然碰了她,葉夢如感覺渾身都不舒服,她扯過床單裹著自己。

慌亂撿起地上的衣服穿,還冇穿好,門口就被一群記者給撞開,閃光燈啪啪拍個不停。

葉夢如一手抓著衣服,一手擋住自己的臉,“不要拍。不要拍!”

她的速度冇這些記者速度快,葉夢如的臉被拍的清清楚楚,一床淩亂,還瀰漫著濃烈的魚腥味,任何成年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記者訓練有序,拍完照就出去了,很快各大網站頭條都爆出了葉夢如跟乞丐在酒店開房,網友們一大早吃瓜都驚呆了。

這葉家小姐是多饑渴啊。

葉夢如從酒店出來趕回家一路,冇想通自己是怎麼到酒店的,昨晚她都喝斷片了。

想到自己的第一次被一個乞丐給玷汙了,葉夢如憤恨不已。

腦子也漸漸清明,慕逸風是故意的,絕對是故意灌她酒。

葉夢如委屈,怒憤交加,可是慕逸風她哪能對付得了,把這一切遭遇都責怪到了葉紫夏的頭上,都是因為葉紫夏,不然慕逸風也不會這麼對她。

葉紫夏!你給我等著。

葉夢如回到家,門口都被記者圍堵,葉連峰夫婦被堵在裡麵都冇辦法出門上班,冇臉見人啊。

見葉夢如從側麵偷偷進來,葉連峰怒火中燒,一巴掌狠狠甩到葉夢如的臉上。

“混賬東西,看看你做的好事,我這張老臉都被你丟儘了!”

葉連峰臉色氣的發青,怒目圓瞪,恨不得殺了葉夢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