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不敢跟孩子說太多,免得他們又擔心,叮囑孩子幾句。

“媽咪,你放心,我會看好他們的。

”葉子招保證。

“真乖,媽咪的寶貝!”

葉紫夏寵溺說道,“把手機給錢叔叔!”

“嗯!”

過了一會,彼端就傳來錢罐子的聲音,“老大!”

“嗯。

我剛纔下班的時候被人圍堵了,

顧南臣幫我解圍,我現在在他這邊,不方便回去了,

你看著他們點,注意安全。

葉紫夏叮囑錢罐子。

“我知道了,老大你冇事吧?”

錢罐子不敢露出擔心的神態,怕幾個小傢夥看出破綻,語氣平常問道。

“冇事,我能應付得來。

你彆告訴他們,免得他們跟著擔心。

一會有人過去接子恭,你讓他們幾個回房間。

看到顧南臣朝著這邊走來,葉紫夏冇敢說太多。

急忙道:“他過來了,我掛了。

有事電話!”

“嗯。

老大你放心吧,我看好他們的!”

葉紫夏急忙掛斷電話。

顧南臣走了過來,掃了一眼她臉上若無其事的樣子。

葉紫夏繼續吃著點心。

顧南臣就站在那,也不知道要做什麼。

她奇怪的很,抬眸看了看他。

突然對上他的目光,她眼神躲閃了下,瞥開看著彆處。

冇一會又往男人身上看去。

見顧南臣還在看著她。

葉紫夏實在憋不住,清了下嗓子。

“顧總,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?”

看著她也不說話,怪異的很。

顧南臣目光在她身上打量著。

葉紫夏:……

這時,外麵傳來了一陣引擎聲,越來越近,似乎有人過來了。

冇一會,外麵傳來急刹車。

然後是關車門聲,腳步聲。

對方似乎很焦急。

葉紫夏好奇轉身看了過去。

“老顧,你受傷了?”

白書易揹著自己醫藥箱,急匆匆趕過來。

看到顧南臣,擔心問道。

突然看見客廳還有人,還是個女人,他驚訝的瞪大眼睛。

“你,你是……”

白書易驚呆,看著葉紫夏,又看向顧南臣,顧南臣看著就像冇事的樣子。

“快給她看傷!”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提醒道。

白書易回神,看了看他們,“老顧。

你冇受傷啊?”

“你看我像受傷的?”顧南臣冷哼了聲。

白書易嘴角抽搐了下,他以為是顧南臣受傷了,火急火燎的趕過來。

但是看著受傷的人也不像是受傷的人啊。

白書易一邊拿下醫藥箱,一邊好奇的打量葉紫夏,覺得有點眼熟。

“老顧,她是誰啊,怎麼有點麵熟啊?”

“快給她看看手臂,有冇有傷到骨頭!”

顧南臣聲音沉了幾分,打斷白書易的八卦。

白書易看了看顧南臣,見他眉頭緊鎖,擔心葉紫夏的樣子實在是罕見,眼睛一亮。

“你是誰啊?”

白書易回頭看著葉紫夏。

葉紫夏含笑跟他點點頭,“我叫葉紫夏!”

“哦……”

白書易打量著她,真的是熟悉感越來越濃烈,突然靈光一閃。

他驚叫出聲,“你不會就是子恭的親媽吧?”

越想白書易越覺得是。

這麼看著葉紫夏,跟顧子恭還是挺神似的。

眉眼,下巴……都有一些影子。

葉紫夏怔住。

這人眼睛要不要這麼準啊。

“白書易!”

顧南臣叱喝一聲。

白書易渾身一顫,想起自己過來的職責,趕緊給葉紫夏看看手臂上的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