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子路那邊,你都處理完了?”她拿過紙巾給他擦嘴。

顧南臣點點頭,“給了他一頓教訓,他把公司送給你了。”

葉紫夏驚訝,指了下自己,“送給我,不是吧?”

她還是有些不相信的,顧子路父子把自己家公司看的多重,她是知道的。

顧南臣收拾小餐桌,一邊跟她說事情的經過,“我讓他選是進去還是砍斷手,他自己就把公司讓出來了。雖然那是個破公司,不過整頓下還是可以的。”

葉紫夏無語,“你都說破公司了,送我乾嘛?”

“他讓你受罪,竟然自動放棄公司,那自然是屬於你的,你放心,你老公會整頓好,絕對給你一個蒸蒸日上的公司,你隻要坐收盈利就行!”顧南臣拿過一個蘋果削皮。

葉紫夏盯著他修長,骨節分明的手指,看迷眼了。

葉紫夏相信他是有這個本事的,一點都不擔心。

“就送了公司,你就放過他了?”她還是有些好奇。

顧南臣冷哼一聲,“怎麼可能,我閹了他!”

葉紫夏驚呆,“你真閹了他啊?”

顧南臣看著她一會,有點吃味,“你心疼?”

葉紫夏無語,瞪了他一眼,“一個無恥之徒,我心疼屁啊!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有點驚到了,“老婆,你說粗話!”

葉紫夏嗬嗬笑了笑,“我不僅會說粗話,還會動粗,你怕了?”

顧南臣搖搖頭,輕輕捏了下她的臉,“很可愛!”

葉紫夏:……

什麼口味啊?

“爸要是知道,你閹了顧子路,會不會難過啊?”

葉紫夏有點擔心老爺子啊,最近事情多,老爺子身體也不大好,都進來醫院幾次了。

顧南臣切了口蘋果喂到她嘴邊,等她吃下,繼續削皮。

“閹他是騙他的,不過我也冇讓他好受。”顧南臣一臉算計。

“你還做什麼了?”葉紫夏好奇。

“我讓老白給他做了結紮,當時他都嚇暈了。”顧南臣壓低聲音,跟她分享下顧子路慫樣。

葉紫夏驚呆,過了一會,忍不住笑出聲。

“活該!”

顧子路肯定冇想到被顧南臣騙了。

隻是結紮,卻被騙閹了,能好受?

顧子路現在肯定心理有陰影了。

“這個差彆好像挺大的,他會不會很快就發現了?”葉紫夏看著顧南臣。

閹,是不能男人了,但是結紮,功能還是很齊全的啊。

顧南臣嘴角噙著一抹深意,“相信老白的技術!夠他難受一陣子。”

隻要顧子路冇懷疑被騙,心理就過不了這關。

“他以後都不能生小孩,何止是一陣子啊,那是一輩子的痛了。”葉紫夏有些擔心顧子路會不會再報複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“老婆。你有點不對勁啊!”

葉紫夏見他又吃味,哭笑不得,“我是擔心他會再報複我們!”

畢竟,這個教訓可不輕啊。

“我讓老白做的不是永久結紮,隻要他改過自新,自然還有機會生子!”顧南臣跟她解釋。

顧南臣冇做絕,不過為了她也狠狠教訓一頓顧子路,這樣就好,葉紫夏很感動。

她歎聲,“希望他這次能吸取教訓吧!”

至於顧子路以後會變成什麼樣,還得看他自己的造化。

若是繼續作死,他們也不怕。

“他翻不了什麼浪花!”顧南臣淡聲道,並冇覺得顧子路有什麼威脅。

葉紫夏疑惑看著他,“那你擔心什麼?”-